“权”与“法”缘何均在此尴尬?
2016-08-31 14:32:53
  • 0
  • 3
  • 40
  • 0

(原创:应学俊)

       一个县长、书记主抓的招商引资、促进本地经济发展的“重点工程”为何也会烂尾?

       县长的再三催促民企老总开工,并保证“先上船”,2月内“后补票”(办齐开工各项手续),老总怎么办?有县长、书记如此承诺,如此笑脸相迎,“礼贤下士”,只好无证开工了——“法”,在此尴尬了

       土地使用和买卖且涉及巨额资金,毕竟有明确的国法管着,土地、城建部门见有人竟然无证开工,土地、城建“执法”了,下书面通知令其停工,必须办齐各项手续方可施工——“权”在这里尴尬了

       老总告知县长须停工等手续办齐——县长急于项目快进,召集各局长齐齐来到县委和政府大楼开会,声色俱厉:谁阻拦“重点工程的进度,谁走人!” 并令土地局给老总出具证明“手续正在办理中”,以应付其它部门的检查,各局长谁敢吭气儿?乌纱不想要了?——“法”在这里再次尴尬

       无证开工的“重点工程”继续着。由于用地面积太大,须“上级”批准,手续便一拖再拖办不下来——毕竟现在还是要“走程序”,无证施工尴尬地继续着……

       权与法纠葛不断,撕扯不断,工程断断续续——突然,县长调走了。新任县长对此项目不感兴趣,何况无证施工的项目如何可以继续?此时“重点工程”与另一家三证齐全的投资项目却出现土地划界重叠,还发生械斗,于是剪不断理还乱,“重点工程”烂尾了……老总当初为办证上缴的1000万元真金白银血本无归……县长当年代表政府是与老总签有合同的,承诺2月内办齐手续,打官司吗?标的太高,诉讼费就得好几百万,何况上不知胜诉的把握为几何——因为听说那位县长拟的合同条款重要优惠条件本身就“违法”

       于是,这一事件惊动央视,记者欲找原县长采访了解情况——哪只那位县长“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央视做了一档“新闻调查”节目,披露颇为详细,叫《烂尾的重点工程》,8月27日播出了,这个县是山西省临猗县,那位“正接受组织调查”的原县长叫史凯 

       笔者原以为这狗血的“烂尾的重点工程”当为个案,可百度一下,却发现比比皆是

       在这一事件中,权与法皆不止一次遭遇尴尬?缘何如此?不是高喊“依法治国”多少年了吗?

       于是我们不能不想到: 不论在哪个国家——

       当它把“依法治国”和“某党领导一切”同时作为原则相提并论且声称并不矛盾时,当主管行政的“县长”或什么“长”与某党书记或副书记由一人担任时,当“领导一切”的某党成员与承担行政职能的“政府”成员两班人马混杂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时,当某党的书记兼什么“长”的人可以决定干部升迁任免时——权与法的尴尬、纠葛和撕扯就是必然的;若没有纠葛和矛盾,反倒是非正常的。细观以上“焦点访谈”便可知。

       “ 依法治国”——从理论上讲,这是说“法”最大,一切治国理政乃至百姓行为皆须依法而为。

       “某党领导一切”——“法”是死的,人是活的,“法”要靠人去执行。这时,在日常具体工作中出现了必须“领导一切”的某政党,且它的成员遍布各“行政”机构,各机构的掌门人也都由这个政党任免——那么在具体行为中,具有“领导一切”之权力的人欲稍稍僭越法律,又打着为国为民的旗号,人们究竟依从现实可以“领导一切”的“权”,还是守住暂时看不见的“法”而绝不僭越?这就是个问题了。人民可以监督和举报可以“领导一切”之政党领导人吗?理论上当然是可以的,但实际中,往往要冒人身安全的危险,弄不好就是“寻衅滋事”。

       民企老总们,绝对依法,可能会拿不到某些大项目,挣不到钱,而面对“领导一切”之父母官的“礼贤下士”也不便太抹面子——何况,人家也没说不依法办事。于是便上当了。

       是故,民企老总们,投资需谨慎,宁可少赚点,也别信忽悠——君不见,现在那位土地局的领导说了:“当初答应投资X亿,便可以获得每亩5万元的优惠价出让土地,这合同条款本身是违法的”。违法的合同,打官司能胜诉几何?——可那位土地局领导当初他可不敢这么说,那时如果如此说,他的乌纱可能就没了。现在那位“领导一切”的史凯栽了,“法”才暂时变成最大,而且可以“依”了。呜呼!“依法治国”乎?“X政党领导一切”乎?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何如?

       还有多少诸如此类的事件没上“新闻调查“或””“焦点访谈”?

       于是,我们不能不想起那则妇孺皆知的古代寓言——

       楚人有鬻矛与盾者,誉之曰:“吾盾之坚,物莫能陷也。”又誉其矛曰:“吾矛之利,于物无不陷也。”或曰:"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其人弗能应也。夫不可陷之盾与无不陷之矛,不可同世而立。

        点击这里观看:【央视·新闻调查】烂尾的重点工程 

-----------------------------------------------------------

【相关链接】

1、储安平:向毛主席、周总理提些意见

2、【凤凰·社会能见度】专访杨维骏:举报白恩培始末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