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储安平的《观察》那年被封
2016-08-12 15:31:15
  • 0
  • 6
  • 80
  • 0

1957年,原《光明日报》总编辑储安平,因《向毛主席、周总理提些意见》的“整风鸣放”发言中有当时高层领导不能容忍的内容——亦即所谓“党天下”、“莫非王土”等论,被打成右派(成为“阶级敌人”),从此便被厄运紧紧攫住十来年——直至“文革”,储再受冲击,不堪忍受,竟欲自戕而不得,终致“失踪”,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人间蒸发……

● 储安平主编的《观察》这样被查封

储安平先生其实,这位储安平先生的“不参政但言政”可谓“恶习难改”的宗旨——解放前,他就主办过以针砭时弊、抨击腐败的国民党弊政、恶政为主旨的刊物——《观察》。这份刊物始终坚持“民主、自由、进步、理性”的立场,储本人则始终坚持“不参政但言政”,梁实秋、钱钟书、马寅初、傅斯年等等都曾是主要撰稿人,足见这份《观察》在当时是颇有分量的,发行量相当可观。但,储安平的《观察》以及储自己撰写的评论令蒋政权大为恼火,终于要“亮剑”了——1948年12月,蒋介石亲自下令国民党政府查封《观察》,并逮捕《观察》有关工作人员,酿成当时震惊中外的“《观察》事件”。

国民党统治,有时也假惺惺搞点“法治”,并非均为戴墨镜小特务一顿打砸了事。当时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警察局、社会局的《查封令》上是这样明文书写的:

“查《观察》周刊,言论态度,一贯反对政府,同情共匪,曾经本部予以警告处分在案。乃查该刊竟变本加厉,继续攻击政府,讥评国事,为匪宣传,扰乱人心,实已违反动员戡乱政策,应按照总动员法第而十二条及出版法第二十三条之规定,予以永久停刊处分。相应电请查照办理,饬缴原领登记证送部注销。”

储安平主编的《观察》若按上面说法,《观察》就简直涉“煽颠”罪了,在独裁专制统治下,被“永久查封”简直顺理成章。而值得庆幸的是,所抓人员,经包括王造时在内的多方斡旋、营救,终于还是被保释出狱。呜呼,蒋政权竟然网开一面,没有将他们判刑下大牢,也没要他们“游街示众”或在媒体公开“悔罪”,岂不值得庆幸?

有意思的是,仅过数月,蒋政权就被迫撤离逃到台湾去了,垮台了。这倒验证了毛泽东的著名论断:“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自己也不会垮台。不让人讲话呢?那就难免有一天要垮台”——毛泽东此语与古训“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是相通的。这里的“让人讲话”,自然是指批评之声,而非“歌德”。不是吗?不让储安平及他主编的《观察》讲话,不让各种反对的声音发出,老蒋自己真的垮台了!

●《观察》被查封——蒋政权垮台——毛泽东的英明论断被验证

毛泽东自己的错误实践,恰恰也从反面验证了他自己上面发出的论断——

毛急于全面“大跃进”:恨不能在经济上马上超过苏联,成为“社会主义阵营”真正的老大,毛不允许任何人提出不同意见,周总理、陈云等提议“既要反右倾保守,也要反‘冒进’”,要尊重实际和经济规律,结果被毛公开批“离右派还有50米”,吓得周大气不敢出,谁也不敢再吱声,总理都打报告请辞了(毛未批准),于是全国疯狂“跃进”,“一天等于20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全国大乱套。到1959年庐山会议上,面对“大跃进”恶果已显,彭德怀给毛个人写了封信,在充分肯定“大跃进”的基础上,稍稍对错误“言重”了一点,就被毛打成“反党集团”头子,且在全国打出成千上万的“小彭德怀”。大跃进未得到纠正反变本加厉,终于酿成大饥荒乃至“人相食”的灾难——结果呢?众所周知,无须赘言。可直至“文革”毛依然不放过彭德怀,《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还是拿彭德怀开刀——毛坦陈:“《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1959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这说明毛丝毫没有吸取大跃进的任何教训和自己的错误或曰失误,他依然要通过“文革”证明自己一贯正确。

如此“反革命”可是,“不让人讲话,那就难免有一天要垮台”——曾几何时,“文革”中任何对毛或“中央文革”有丝毫“不敬”或稍有评论者,罪名叫“恶攻”,立刻会被“无产阶级专政”“亮剑”,直至被枪杀;此标准且以《公安六条》法律条例形式明文固定下来,举国城乡张贴。全国因此出现无数因言获罪的“反革命”,监狱人们为患,酿成冤案无数,冤魂遍野。

这“不让人讲话”的结果,就是“文革”的彻底破产,同僚、战友大多成了“走资派、叛徒、特务”,毛自己也成了孤家寡人。“文革”的破产,其标志其实并非毛去世和“粉碎四人帮”,而是早在1971年的林彪出逃,这从客观上有力地宣示了“文革”的破产。这实在令举国愕然,无法理解。无须分析推理——简单的逻辑使人们脱口而出:“‘文革’搞到头来,弄了个一场空啊!”——这还不是间接的彻底“垮台”?

● “言论”有那么可怕吗?——其实,没有不同的声音更可怕!

不论老蒋还是什么执政党,大权在握,枪杆子在手,某些所谓“攻击政府,讥评国事”的言论何足惧?“文革”乱成那样,江山社稷也被枪杆子牢牢拱卫着。对于“言论”,倘是胡说八道、不符合事实和逻辑的“反动言论”,组织“正面言论”公开反驳不纠结了?广大百姓心中的那杆良心之秤永远是无须校准的——否则,如何解释老百姓在国民党统治下却箪食壶浆欢迎共产党进城?笔者认为,统治者越是恐惧某种“言论”,将其视为洪水猛兽,只能说明那“言论”恰恰鞭辟入里,入木三分,是很难驳倒的真理。唯有心虚且坚持错误拒绝修正者,才会惧怕这样的言论。老蒋封杀《观察》,抓捕其文人,便是一例。否则,能作何解?

可是,明智的统治者——古代称“明君”——对言之成理的逆耳之言,往往却是敬畏的,更明智者,则闻过则喜,择善而从,是故中国历史上出现了好几个彪炳史册、脍炙人口的“盛世”,这难道不是历史的法则?

中国历朝历代,凡拒绝逆耳忠言,必不长久,登峰造极之时往往正是垮台的前奏——秦始皇焚书坑儒,禁绝一切对朝政的“异议”就是典型一例。故而后世皇帝,稍稍聪明的,都设有“谏官”一职,甚至专门设立此类机构,这实在不能不说是一大明智的创举。“谏官”的主要任务就是“规谏君过、劝谏天子过失”,他们正是以逆耳之言,力使朝廷、君王少犯错而维持长治久安。尽管古代“谏官”的命运大多有些悲凉,而他们悲凉命运发生之时,往往也就离王朝“垮台”不远。这再次证明毛泽东所言“不让人讲话,那就难免有一天要垮台”是不错的。

从秦始皇“焚书坑儒”禁绝“异议”而后垮台,从蒋氏政权“动员戡乱”储安平的《观察》被禁被封,而后蒋氏政权垮台,从斯大林、希特勒对不同言论“亮剑”杀无赦而后遗臭万年,从毛氏禁止对“大跃进、人民公社”“文革”的不同意见,给人民和国家带来浩劫般灾难,而后这两样他所“钟爱”的宝贝彻底搞砸,终为人所丢弃……我们难道还不能看到毛“不让人讲话,那就难免有一天要垮台”的论断之英明正确吗?毛自己也说过“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啊。

● 向思想言论者“亮剑”?

据说,某国有些人似乎提倡对意识形态领域的不同言论观点“亮剑”,对“妄议”国家大政者“亮剑”,对某些媒体“违纪违规”发表某类文字兴师问罪“亮剑”——其实何必如此呢?即便错误言论,组织反驳,让百姓两厢比较,这岂不更能增加辨识能力?不是说“要相信群众”吗?

动辄对“言论”挥舞“亮剑”,故然可换得暂时万马齐喑的沉默式“稳定”——可是,“亮剑”也许能暂时禁绝不同的声音,何曾能改变人们真实的思想?某些人是否忘了张志新面对“亮剑”割喉也至死“绝不改变观点”?某些人是否忘了思想从来不曾被子弹“打死”?是否忘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古训?是否忘了“沉默”有时是比“言论”更可怕的死一般的寂静?——因为往往“于无声处听惊雷”!——以史为鉴,可知兴衰啊!

若某些人坚持如此对思想言论者“亮剑”,是否会被古代“谏官们”在黄泉之下冷笑揶揄?

说到中国古代“谏官”,《阿旁宫赋》里的句子又在耳边回响起来:“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我们是否也可以说“灭蒋者蒋也,非中共也”?——正是老蒋“不让人讲话”动辄对不同言论“亮剑”,固执“自信”而绝不改过,终致“垮台”,难道不是这样吗?某些人是否还记得《阿旁宫赋》的结句?——“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历史似乎仍在轮回……□

----------------------------------------------

【相关链接】

1、储安平:向毛主席、周总理提些意见

2、储安平旧文:《 一 场 烂 污 》 (1948年)

3、毛泽东批周恩来和陈云:离“右派”还有50米(中国网)

4、为 祸 惨 烈 的《公安六条》(附公安六条原文)

5、【搜狐大视野】中国第一公社兴亡录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