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何要坚持否认新加坡、香港的民主?
2017-01-10 21:31:45
  • 0
  • 0
  • 28
  • 0

宋鲁郑为何坚持否认新加坡、香港的民主?

(原创:应学俊)

      多年来,旅法写手宋鲁郑一直坚持宣称“新加坡、香港不是民主制度”,但却毫不含糊开口闭口将菲律宾、印尼等称为“民主国家”。其原因何在?这个问题,其实笔者曾在《驳宋鲁郑“贫穷才是腐败根源”》一文中已略有剖析。

      一、宋氏否认新加坡、香港民主的目的

      新加坡、香港官员廉洁度在全球和亚洲均名列前茅(最近报道,2016年香港官员廉洁度已跃升全球第4位),受到多家相关国际组织好评——宋鲁郑否认它们是民主国家(地区),目的在于说明它们的官员廉洁与民主体制无关。而宋氏一次次强调菲律宾、印尼等的“民主国家”体制,但他们的腐败有的比中国大陆还严重于是又可以证明他的“腐败与制度无关,言下之意,“民主国家”腐败还不是照样和咱中国的腐败差不多?万变不离其宗。

      宋鲁郑原话:“世界上那么多西方模式的民主国家为什么远远比中国腐败?比如印度、俄罗斯、泰国、菲律宾、印尼”……今又读到宋鲁郑一文《宋鲁郑:中国反腐底气何来?》,宋氏再次宣称:“许多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以华人为主体的国家和社会,都在经济现代化的基础之上,没有西方民主的条件下,成为全球最廉洁的范例。这就是新加坡和香港。宋氏说:官员廉洁度排名“新加坡全球排名第五,亚洲第一,香港是亚洲第二……这可都不是民主制度”。于是,宋氏鼓噪“腐败与制度无关,贫穷才是腐败根源”就有了自欺欺人的“底气”;于是,便可以竭尽全力鼓吹“中国模式”完美无缺,匹敌天下,从而达到其固化制度、阻滞革故鼎新的相关改革的目的。

      宋氏谬论为官媒广为发布,铺天盖地,弱势话语鲜见反驳。所以笔者不得不在此说叨说叨,以正视听。谬种流传并非绝无害处而可以等闲视之,笔者看到有人在博客里说,已将宋氏文章打印装订,让他的儿子阅读,认为其中有很多“知识”。呜呼哀哉!

      二、请宋鲁郑不要授“港独”以口舌

      首先笔者要说的是,全国人大宣示“保障香港民主制度”,宋鲁郑却公然直言香港“不是民主制度”,这难道不涉嫌否定“一国两制”实践?难道不是在公然否定全国人大的诠释和宣示?而我们还应当看到的是,宋氏否认香港民主,“港独”恰恰求之不得,正可让他们引以为据。这在客观上难道不正授“港独”以口舌?

      香港是中国的特区而不是一个国家,其历史和现状有一定特殊性。但香港受英国政体制度和民主价值观的影响长达百年,从不缺乏客观意识形态的民主价值取向之社会基础和部分制度基础。正因为此,所以香港从回归中国大陆之时起,中国政府就确定了“一国两制”基本方针。请问宋鲁郑:“两制”是指什么?除了经济现存的所谓“资本主义”体制,在政治制度方面,中国人大做了最好的诠释:“保障香港民主制度按照基本法的规定循序渐进地健康发展”。香港不是“民主制度”?难道还是“威权专制”不成?诚如是,“一国两制”又从何谈起?

      但笔者并不想以此扣什么“大帽子”,还是要用理据和事实说话。那么,宋鲁郑所言究竟是不是事实、能否成立呢?

      以香港而言,从某种层面来说,宋氏所言并非全无道理,但绝不是问题的全部。本质而言,宋氏如此胡乱判断是错误的。这正应了戈培尔的“名言”——“混杂部分真相的说谎比直接说谎更有效”。许多诡辩高手用的就是这个套路,如“周带鱼”等也都惯用此招。——见招拆招,最灵验的还是让事实说话,绝不大而化之。

      三、民主制度的基本特征

      新加坡、香港的制度,不仅在名义上,而且在实践上究竟属不属于民主制度?笔者的回答是肯定的。这是两个具有不同范式和特点的民主国家(地区),他们的共同点是运行稳定、有效,制度建设相对科学、理性、缜密,相对成熟

      做如上判断的理由何在?逻辑思维规律告诉我们:判断的前提是标准。诚如二人为某学校是不是好学校而争执,其实首先要明确的,就是评判一所学校是否为“好学校”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否则争来争去毫无意义,这常常为人所忽视,从而争得不亦乐乎却难有结果。

      政治常识告诉我们:民主制度核心价值及制度的共性特征主要有四方面——

      ① 权为民所赋,权力的行使必须体现大多数人的意志和利益,人民是国家权力的主人;法为民所订,宪法至上,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军方不干政;

      ② 少数服从多数,不得个人专断;

      ③ 真实实施、公开透明的一人一票选举制(包括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这是民主制度不可缺少的要素,它直接与“权为民所赋”紧密相关;(具体选举制度的设计优劣和运作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这里说的是基本原则)

      ④ 人民对权力的运行享有平等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因此,人民必须享有真实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等自由,基本人权获得法律有力保障。(参见中央编译局译审张慕良教授《民主制的基本特征是什么》

      由此,我们来判断新加坡、香港是否属于民主国家、地区。

      四、新加坡政治制度,完全具备民主的基本特征和真实运行的实践

      新加坡所有议员一律普选、直选;总理由直选产生的议会选举(总理本身也是普选出的议员)。在英国和新加坡的选举制度中,所有公民均有依法规定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允许独立参选人竞选。至于说到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长期“独大”,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选举的结果,占议员席位多数的政党便组建政府,而议员是由普选产生的。我们应当看到,其它政党在议员中的席位也因选举结果的不同而处在动态变化之中至少他们的《宪法》中并没有“几项基本原则”规定“人民行动党”就是当然执政党,必须“领导一切”故与“威权专制”无关。而新加坡的民主模式是有效而稳定的,为世人称道,学界称其为民主的“新加坡模式”,并着力加以研究。新加坡的民生不断得到改善,其福利和改善的程度,世人熟知,无须在此铺叙。新华网载文也称“新加坡的民主模式是文明的、理性的、真切的、务实的”。唯宋鲁郑不承认新加坡是民主制度。

      新加坡的民主,若按某些经典定义也遭人有所诟病,也确有需要改革或改进之处。但我们不能因此否认其制度的基本属性。谁又能说“民主”只有一个模式?关键看如前说述的基本标准和特征。诚如有某人个头偏矮且稍有残疾,我们岂可因此断言此人不属于人类?

      五、《基本法》框架下香港民主制度的实施与效果

      说到香港的民主,笔者不得不多说几句。由于历史的原因,香港在民主制度建设方面的确起步较晚。如果用西方成熟的民主国家主要政体特征衡量,香港会有一些特殊之处。但是,我们不是反对“照搬”他国民主制度?其实有哪个国家会愚蠢到“照搬”他国制度?

      香港不是一个国家,故“军队国家化”自然无从谈起。但从民主制度必备的重要特征之一“选举”来说,香港行政长官、立法会议员是由普选产生的,且并不排斥独立参选人,这与英国、新加坡基本一致。香港民主政治在发展之中,特首普选方案也正在博弈中推进。(参见视频:全国人大常委会全票表决通过香港政改决定——香港及各方反应

      香港“一人一票”选举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在特区首长候选人的产生方法上,香港立法会否决了香港政府根据全国人大的方案而提出的政改方案,因此香港政改暂时搁浅(在大陆绝对没有,这恰是“一国两制”),但“一人一票”依然照常实施。这一事件本身已经明确显示了香港的“民主”的特征

      香港虽然似乎属于所谓“行政主导”型体制,但香港的立法、司法、行政是分开的,尤其是独立审判制度;立法会议员的普选产生和职能也是真实的;立法会和法院对于行政特首依《基本法》相互制约也是真实存在的。这些恰恰都是民主制度的基本特征,与大陆政治体制有着本质的区别。

      民主的另一重要实质性特征,是公民各项民主权利的保障,尤其是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自由等政治权利——众所周知,民主的这些非常重要的因素在香港是真实存在的。去过香港的人都曾目睹:在香港大街上可以随处看到或支持或反对“fa_lun_功”的标语并存并列,甚至号召“退_Dang、退Tuan”的登记处马路边也随处设点(在这里,笔者却只能用符号和拼音替代),更不用说媒体、公民对政府及官员的广泛监督,这些难道不是对香港民主的最好证明?

      2016年,香港官员廉洁度排名已跃升全球第四。这与香港的民主和相对成熟、科学的法治密切相关。仅举一例:早在2012年香港竞选特区行政长官时,某参选人所建私人住宅违建,就遭到香港媒体和民众的猛烈曝光,可谓围追堵截,有媒体甚至租用大吊车,从空中俯视拍摄这位竞选人的私宅内部——最终,竞选人不得不向公众道歉。连凤凰卫视主持人吕宁思也在媒体坦言:“香港民主社会,官员隐私不设防”,“不管是谁,想出来竞选香港的行政长官,都是要经过这一番民主洗礼。” 这样一种监督难道不是地地道道“人民监督”?是“自我监督”可以替代得了的吗?

【点击这里:看一段3分钟视频,请看凤凰卫视对此的电视评论,我们会了解更具体

      请问宋鲁郑:香港若没有很大程度上真实的民主,能实现这样的人民监督吗?没有这样的民主监督,香港的官员廉洁度能达到全球第四这样的高度吗?否认香港的民主?难道它还是“威权专制”不成?

      当一个人为自己主观的某种错误论点绞尽脑汁急于四处搜寻所谓论据时,顾此失彼、捉襟见肘、破绽百出是不奇怪的。

      我们说,各国民主制度有不同范式和不同程度,所谓“照搬”从来不存在。

      以老牌民主国家英国而论(君主立宪):实行两院制,下院议员的确由全民普选产生,可上院部分议员则是执政党政府建议英女王授封的终身贵族;还有一部分则是世袭(按理说,这是严重有违民主原则的)。而英女王本身更是世袭的。当然,随着历史的发展,上院的权力和授封人数在缩小和减少,普选产生的下院人数和权力在扩大;而是否废除上院的争论一直在持续中。——尽管缺陷如此显然,请宋鲁郑说说:世界上有谁曾否认过英国是民主国家?

      常识告诉我们:英、美的民主都不可能是完美的,世界上完美的政治制度尚未产生,民主制度只是当下世界上“最不坏”的制度。在追求民主核心价值方面,在具有“民主”价值共性的“民主国家”中,其民主程度、制度设计的成熟度和科学性、制度运行的具体实践状况以及国家和民族的特殊历史,必然会有差别,会有民主程度或低或高、或优或劣、或初建或成熟之分,这与一个国家的历史、文化等有关。英国民主与美国民主,其制度和法律完全一样吗?在具有民主价值追求和制度主要特征的前提下,因为某些制度有所不同,于是我们能否认它是民主国家吗?

      六、宋鲁郑说到的几个“民主国家”为何腐败严重?

      我们不否认宋鲁郑说到的那几个“民主国家”腐败程度超过或类似中国大陆。但我们如果因此就大而化之得出“腐败与制度无关”,或者说与民主无关,这就大谬不然了,也只能糊弄不大关注于此的朋友。       (未完,若有兴趣,可点击这里:紧接下页

---------------------------------------------------------------------------------

【相关链接】

1、【新华网】香港民主制度稳步向前

2、【新华网】新加坡民主模式

3、 新加坡国立大学/王江雨:其实新加坡是民主国家

4、 新加坡的选举制度    |     英国的选举制度

5、【凤凰卫视】静默的革命:香港廉政公署35周年纪念

6、【视频】全国人大常委会全票表决通过香港政改决定——香港及各方反应

7、 应学俊:驳宋鲁郑谬论“腐败与制度无关,贫穷才是腐败根源”

8、【视频/孟非读报】97% 的官员反对财产公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