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宋鲁郑“贫穷才是腐败根源”
2016-12-31 03:30:34
  • 0
  • 0
  • 10
  • 0

         宋鲁郑先生在国内外一向鼓吹“中国模式”(即中国现存政治经济体制)世界领先,完美无瑕,最适合中国,也能为世界提供国家成功发展的经验和范式,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所以,几乎未见过宋氏鲁郑指出过中国当下制度的任何缺点、弊端;有时,在万般无奈下,宋氏才如毛氏大而化之不触及具体的象征性“检讨”一样,说世界上没有一种制度是完美无缺的——可是具体缺点弊端是什么,从未听宋鲁郑说过。其实,指出国家制度层面的弊端,促其尽快改革完善,这是更爱国的表现。我们都知道从不批评某人、总是一味赞美,那是另一种杀人——“捧杀”。

        那么如何解释举世皆知的中国官场严重腐败呢?且严重到执政党自己都承认关乎存亡的地步了。这难道不与“中国模式”中缺乏权力制衡和民主监督缺失的制度密切相关?但是,宋鲁郑不以为然,他有他的说道,他认为“腐败与制度基本无关,贫穷才是腐败根源”。

        今天才看到中华网2015年4月13日以《宋鲁郑:腐败和制度基本无关 贫穷才是腐败根源》为题的报道,宋鲁郑说:“我们已经被灌输了一种观点:腐败是制度造成的。如果这个观点成立,世界上那么多西方模式的民主国家为什么远远比中国腐败?比如印度、俄罗斯、泰国、菲律宾、印尼,更不用说那些民主的非洲国家了。难道这都是民主制度造成的吗?”“后来我研究了一下发现,腐败和制度基本没有什么关系。它和什么有关系?是贫穷!和经济发展水平有关系。德国透明国际每年都发布一个全球廉洁排名。你看看这个排名就会发现,廉洁国家都是发达富裕国家,什么制度都有。新加坡全球排名第五,亚洲第一,香港是亚洲第二。卡塔尔也在全球前十,这可都不是民主制度。凡是腐败的国家,全都是贫穷国家,也是什么制度都有。所以我的结论:贫穷才是腐败的根源。”

       笔者见过不少荒谬的观点,但如此荒谬可并不多见。所以就不得不“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了。

       一、宋氏所举腐败超过中国的“民主国家”,恰与中国一样,同属制度性腐败

       以偏概全、似是而非,是宋鲁郑论辩的惯用伎俩,或者“混杂部分真相的说谎比直接说谎更有效”(戈培尔语)。

       我们都知道,在被称为同一名称社会制度的国家中(不论“社会主义制度”或“民主制度”、“资本主义制度”),其制度的具体设计其实各有不同,它们有共性,但又各具个性,有的差别甚大。这是常识。正如中朝越古老都称“社会主义国家”,它们虽有共性,但具体制度设计的差别有的难道不大相径庭(比如越南和中国大陆)?我们岂能用一两个国家某些方面的例子来概括和指称整个“社会主义制度”?

       同理:同样叫做“民主国家”,但在制度设计层面和运作的历史时间来讲,仍然有民主程度的不同、制度设计的科学性不同,故也有优质民主劣质民主之分,还有民主的婴幼儿期和成熟期之分。民主制度建设刚起步不久或刚进入正轨不久的国家,又岂能与老牌成熟、运行稳定的民主国家相提并论、同日而语?我们能用几个国家的某些情况指代所有此类国家、此类制度吗?

       大而化之不行,对具体情况必须具体分析,好像毛泽东老人家也曾如此教导我们的——

       在宋鲁郑提及的那些所谓腐败程度超过中国的“民主国家”中,姑且不论印度官员廉洁排名2015年已经跃升到中国之前,就说红色专制历史厚重的俄罗斯,军人干政常常左右国家政治的泰国,曾经经历过臭名昭著的马科斯总统连任独裁统治的菲律宾(至1987年才出台第一部稍微有点民主制度特征的《宪法》),而印尼第二任总统苏哈托曾以各种手段连续执政32年(1967-1998),直到2004年才举行历史上首次总统直选……在如此漫长的岁月,能在这个国家方方面面种下多少独裁专制的基因?

        出于某种需要,宋鲁郑一贯否认新加坡、香港是民主制度(后面再论),那么请问宋先生:倘若新加坡、香港尚算不上民主,那么上述“民主国家”中的“民主”又有几何?他们的民主是优质的还是劣质的?他们虽具有民主国家的雏形,但他们的民主是成熟的吗?在动辄以各种手段(包括全国戒严)谋取独裁连任甚至长达十年几十年年的“民主国家”,那里会有真正的公民、社会的平等、自由吗?公民监督、社会监督能有效实现吗?在上述某些“民主国家”里,会因为总理大臣给熟人写一封商业“关说”推荐信而被媒体穷追猛打导致最终引咎辞职吗?当我们认真考察这些国家的历史便可一目了然——如果说这些国家腐败程度超过中国,难道不正是因为他们初期初期的、坎坷的民主制度上的欠缺和重重弊端造成的吗?从上述具体来看,那些国家腐败的原因与中国腐败的原因何其相似,难道不恰恰同属制度性腐败?舍此何解?

      清朝刘墉与和珅皆为朝廷重臣,可前者清廉自律名垂青史,后者为贪得无厌臭名昭彰——如果用宋鲁郑以偏概全的伎俩,我们不是可以推出关于制度与腐败之间有无关系的任意结论吗?这样的思维还有没有逻辑可言?

       所以,任何以偏概全、大而化之,对事物不做具体分析而得出的结论只能是错误的

       对于反腐败,《中国青年报》曹林先生一篇评论写得很好——《舍制度和民主之外,反腐无解》“腐败问题无法通过“发展”来解决——正如经济发展了,并不能带来社会文明和道德素养的全面提升,同样,经济发展也不能解决腐败问题。腐败不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同样,发展也不是终结腐败的推进剂。舍制度之外,舍民主之外,反腐无解。”(中共新闻网转载此文)

      二、宋鲁郑“贫穷才是腐败的根源”荒谬绝伦

       宋鲁郑说:凡是“廉洁国家都是发达富裕国家”,“凡是腐败的国家,全都是贫穷国家”——这似乎是宋氏“两个凡是”了。可是,这过于荒诞不经,无法不使人齿冷。

       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宋鲁郑“两个凡是”的潜台词——因为贫穷,人们便想富裕,所以一旦有了权,就会受贿贪污。如果面对小学生,这是可以“蒙”一把的。可宋鲁郑过于轻视国人的智商了。

       因为此说若对于一个只贪污受贿几千元或几万元的芝麻官来说,也许勉强立论。可请问宋鲁郑,只受贿贪污几千元几万元的,在中国还算得上“贪官”吗?而真正算得上贪官的,又有哪一个是因为贫穷而贪的呢?因为贫穷而贪,犯得着贪到整箱整箱人民币发霉腐烂吗?因为贫穷而贪,犯得着购置几百套住房吗?再说,腐败的含义中还有腐化堕落的因素,“钱、权、色”相连,大凡贪官往往都包养情妇、二奶,最严重的多达几十、上百,得采用MBA方式编号管理,这简直类似皇上了——请问宋鲁郑,这也与“贫穷”有关吗?连贪官们自己都坦言,他们实在抵挡不住金钱美女的诱惑——这与贫穷有神马关系?所以,宋鲁郑“贫穷才是腐败的根源”极端荒谬,简直不值一驳

      若论“贫穷”,当属中国的中下层百姓,尤其底层百姓以及准贫困地区,这些人应当更想尽快富裕起来,可他们有条件贪吗?手中无权如何能贪?谁会给这些人“行贿”?

       如果手中有权的官员们,能广泛受到人民大众包括媒体的监督,稍有不慎,媒体便穷追猛打,人民检举贪官不会“被精神病”和“被寻衅滋事”,那些原本并不“贫穷”的官员能贪得了吗?

       宋鲁郑的“贫穷才是腐败根源”,如此谬论能忽悠得了几人?

       三、宋鲁郑为何否认新加坡、香港是民主制度?

       宋鲁郑一向否认新加坡、香港是民主国家(地区)。笔者一直大惑不解。

       诚然,新加坡一党独大,但是他们并没有剥夺其它政党参政权,选举总统和议员,公民一人一票的大选还是依法真实实施的,只不过其它党派一直没能在议会中获得多数席位,故依法只能由获得多数席位的人民行动党组建政府。所谓“独大”选举的客观结果,人民行动党也没有宣布“坚持党领导一切”。新华网甚至载文称“新加坡的民主模式是真切的”民主的“新加坡模式”也常在学界论及。为何到了宋鲁郑这里,新加坡就被排斥于“民主国家”之外?

       再说香港。如果用西方成熟的民主国家主要政体标志衡量,香港也许民主程度不算太高。但《基本法》规定了香港地区与大陆的“一国两制”,香港的立法、司法、行政是分开的,香港公民可以一人一票选举香港行政长官(在大陆绝对没有),甚至也可以否决全国人大会议关于香港政改的方案,更不用说公民拥有真实的言论、集会、结社自由,我们在香港大街上可以随处看到支持和反对“fa_lun_功”的标语并存并列就是最好的证明为何宋鲁郑也要将香港排斥于“民主”之外?(参见视频全国人大常委会全票表决通过香港政改决定-各方反应)

       请问宋鲁郑:新加坡、香港不算民主国家(地区),那算什么制度的国家(地区)?威权专制政体?封建独裁体制?这两个国家(地区)其现实符合威权专制和独裁等体制的基本定义和要素吗?

       为什么泰国、印尼、菲律宾等这些民主程度很低、民主制度建设曲折坎坷、弊端重重的国家,宋鲁郑却非常肯定地将它们列入“民主国家”的行列?

      看完了中华网上《宋鲁郑:腐败和制度基本无关 贫穷才是腐败根源》终于明白了,宋鲁郑就是要自圆其说地证明腐败与制度基本无关,或者就是说与“民主”无关。如此而已!这下,宋鲁郑可以睡得安稳了。可我们要请教宋鲁郑的是:日本官员廉洁度世界排名第18位,甚至高于美国,更高于中国的第80位,不知宋鲁郑先生是否打算把日本也排除出“民主国家”?

      笔者认为,世界上堪称完美的政治制度尚未产生。但以民主为价值核心的制度是当前“最不坏”的。但由于不同国家地域、历史、文化等方面的不同,也会呈现同中有异的千姿百态。民主作为一种价值追求,其核心是“人民做主,是平等、自由”,而不是“被做主”,是以人为本,而不是纳粹式的国家至上主义。民主制度的制订和创新是动态的,永远在不断完善的路上。反腐败而求廉洁已是普世价值。——那么,套用宋鲁郑的“凡是”说,我们恰恰发现,在全世界近180个被调查统计的国家中,官员廉洁排名位居前20位的,恰恰都是世界公认运行相对稳定成熟的有一定历史的民主国家(地区);极权专制国家以及民主程度低或不成熟的民主国家、战乱国家只能望其项背而兴叹。它向我们昭示:国家制度的改革和完善永无止境,任何无视现实、固化制度、唯我独优的所谓“自信”都是愚蠢的固步自封,必将最终为历史潮流所淘汰——红色苏联和希特勒德国曾经“绩效”了得,但最终一朝覆亡,已成为我们的前车之鉴。

       宋鲁郑先生,在媒体,面向公众还包括学者,恐怕不能这样玩诡辩把戏来侮辱读者听众智商吧!

      宋鲁郑先生,你愿意力挺和固化“中国模式”体制,那是你的自由;你愿意“捧杀”现存体制,让它在你的“捧杀”中固化而不思改革,那也是你的自由(但愿“中国模式”掌门人愿意一直接受);但是,因此你就不顾事实和良知,用各种诡辩伎俩来忽悠大众以达到你的目的,这就不能允许了,我们要行使揭穿谎言的自由和权利。

       还是那句话:“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观点的权利”。但愿笔者的发言权平等地不被屏蔽。欢迎宋鲁郑先生回应此文。

---------------------------------------------------------------------

【参考文献与延伸阅读】

     1、 应学俊:宋鲁郑先生令人惊悚的“真话”

     2、 应学俊:“应学俊、宋鲁郑之辩”——水落石出

     3、【视频/孟非读报】97% 的官员反对财产公示视频

     4、 应学俊:“文化”决定民族、国家的命运?文化是从哪儿来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