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反省”应当,但岂能本末倒置?
2016-03-06 16:48:11
  • 0
  • 40
  • 421
  • 0

“自我反省”应当,但岂能本末倒置?

(原创:应学俊)

【提要】作者魏风说:对“文革”的种种倒行逆施,要“从自己身上寻找人性污点的‘源代码’开始”;并说:“我所做的一切思考,仅仅是想看清自己的嘴脸,认清自己有可能变得残忍的本质。看清了前世今生,我才有底气做人。”——解剖自我,可敬。但是,这是反思“文革”主要任务和根本吗?


2004年,笔者读到过署名“魏风”的一篇博文《记忆裂痕》。作者自述为八零后,但关注并研究着“文革”的一些深层问题,有一定深度,故笔者将其转载于自己的网站(可点击这里浏览),值得一读。但笔者对本文观点在大部分认同的同时,也有所保留。

作者魏风声言:对文革的种种倒行逆施,要“从自己身上寻找人性污点的‘源代码’开始”;并说:“我所做的一切思考,仅仅是想看清自己的嘴脸,认清自己有可能变得残忍的本质。看清了前世今生,我才有底气做人。”这种严于解剖自己的精神无疑值得肯定,也是可敬的。

但如果认为这便是所谓“深刻”,那就未必了——作家莫言也持魏风这一观点,他甚至不惜面对媒体骂文革中还是小学生的自己“很卑鄙”(见文末所附视频),说起计划生育要妻子做人流,他也骂自己“真卑鄙”,这已引起争议和不屑。

笔者认为:对“文革”的反思如果忽视了反思自我乃至民族的某些劣根性,这固然难避片面;但仅仅或大部或主要停留于此,我以为这倒又使思想陷于另一种平庸和本末倒置了。道理很简单:“人性污点的‘源代码’”——那是与人类历史相伴相生的,并非“文革”才有,并非“文革”独有的特征,因此它不是反思文革特有的任务鲁迅对自我和民族的解剖入木三分,但恰与“文革”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人性中存在善、恶两面,自古以来一贯如此。

从这层意义而言,说“如果再来一次‘文革’,我们自己可能也会作恶”——这就是一个伪命题了。因为没有“文革”,作恶的还在作恶,只是波及范围大小、作恶的方式不同而已。

对“文革”进行反思的目的何在?无疑,是为了总结历史的教训,避免历史悲剧和倒退的重演。所以,反思“文革”的主要任务不在于寻找个人“人性中罪恶的‘源代码’”,而在于发生“文革”的根本原因。如果国人都去“斗私批修”——“解剖自己”,而忽视了产生“文革”的根本原因和罪魁祸首,这不是本末倒置又是什么?这有助于我们记取历史教训吗?难道遇罗克、张志新、李九莲……等无数文革中惨遭杀戮的群众,都是被所谓普通百姓“人性污点的‘源代码’”杀害的吗?

根源,罪魁祸首,自我反省,反思,文革,张志新烈士

其实,就“文革”而言,我们在反思和深刻解剖自我的同时,更应该追问的是:究竟是什么使得人们原本就存在而不同程度被自我克制着、被社会道德认知规范着的“人性污点的‘源代码’”突然被无限地如病毒一般疯狂复制并得以释放和传播?究竟是一双怎样的巨手在神州大地打开了“潘多拉的黑匣子”?

根源,罪魁祸首,自我反省,反思,文革,毛泽东接见红卫兵

此外,我们不能无视这样的事实:在绝不否认一些人在文革(包括反右等运历次政治动)中借“革命”之名“泄私愤、图私利”的同时,难道不也应当看到,的确有相当多数的年轻人是被成天的广播、“学习”洗脑而怀疑自己的良知是“资产阶级思想”,因而忍痛与之决裂?难道不应当看到,的确有相当多数的年轻人,由于被洗脑,他们宁可怀疑和否定自己、否定自己的亲朋,而不可能怀疑或否定伟光正及最高领袖?难道我们能否认,的确有相当多的年轻人甚至未成年的孩子,他们不仅以“革命”的名义干着荒唐甚至残忍的事情,而且他们也的确认为自己是真的在“革命”?那些未成年或刚成年的孩子又有多少社会经验和辨别能力?我们能过多地责怪他们而放过教唆犯和罪魁吗?——我们的“专政”机构不曾一贯高喊并力行着“首恶必办,胁从不问”吗?我们现在不是有“领导干部问责制”吗?

以偏概全——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是每一个思想者任何时候都应提醒自己的戒律。剖析自我和民族劣根性,与揭露和鞭挞“文革”罪魁祸首以及思想路线的根子,这是一个硬币的两面,缺了哪一点都是不完整的,都容易进入新的误区和平庸;而倘若着重于解剖百姓草根自身自古有之的所谓“人性污点的‘源代码’”,则恰恰让真正的“首恶”罪魁继续享尊荣于法外!让产生“文革”的癌细胞继续得到庇护并康复、繁衍!我们还要不要在思考问题时分清主次?

强化自我反思和民族自省的批判精神无疑值得推崇——但企望世人皆如《忏悔录》的作者卢梭,这无疑又是天真和不切实际的,难避乌托邦思维之嫌。因为即便在彻底“革命”的文革,最高领袖号召国人“斗私批修”,要“狠斗私字一闪念”“从灵魂深处闹革命”,而这,从来就没有从民族整体上成为现实

从“反右”到“文革”的罪魁仍高高在上,受人膜拜;“洗脑”仍为“正在进行时”,“革命舆论”仍在继续被“制造”着,被称为“主流”“正能量”,历史继续被选择性地讲述和精致地剪裁——这才是“记忆的裂痕”产生的主要根源

以上是笔者读魏风先生《记忆裂痕》的一点思考,亦可视为一点商榷。思考仍在继续,应当继续。□

2016年3月6日  


【相关链接】

 1、魏风:《记忆裂痕》

 2、林贤治:夜读遇罗克

 3、【访谈视频】莫言与许戈辉“面对面”,骂自己“很卑鄙”

 4、【凤凰卫视·全民相对论】文革症候群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