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叹姚文元(上)
2015-02-10 11:09:10
  • 0
  • 16
  • 227
  • 0

  三叹姚文元(上)

(原创:应学俊)

紧跟,成就功名,政治嗅觉,发迹,姚文元,法庭上的“四人帮”稍稍了解文革史的朋友必知姚文元其人,他是“四人帮”中之末将,也是这4人中唯一活着走出秦城监狱的;然2005年,斯人已去。一代文痞去了,可他在天之灵若有知,会庆幸其后继并不乏人。可是,不论对已去之姚文元还是其当下后继者,笔者都不能不发出一声叹息,不,是“三叹”。

一叹:文学青年才华了得,政治嗅觉愈练愈灵

一般人都知道,姚文元一篇《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助毛点燃文化革命熊熊大火,他自己也官运亨通扶摇直上至“上书房行走”受宠,成为“文革”风云人物“理论权威”之一。殊不知,姚能如此,也还有一个过程,而这过程则充分显示出姚的才华和愈来愈灵敏的“政治嗅觉”。回顾一下,感悟其中,对我们不无教训,而对姚的“后继者”或许亦有所“裨益”?近发现,姚文元的后继者似乎还是有一些的。

1、从胡风崇拜者一下转为批胡急先锋——灵敏的嗅觉,果断的转变

有稍熟悉历史者说,姚文元以1957年6月14日(反右前夕)发表《录以备考──读报偶感》,获得毛的青睐,对“反右运动”有功而起家——这固然不错,后表。但追本溯源,最能表现出姚之“嗅觉”的,还在此前。姚首先被张春桥看中并倾力“栽培”,而后才为毛所发现。

姚如何首先被“春桥同志”看重的?

那是中共建政初期(1955年),毛兴起批胡风运动时,姚时年24岁,仅仅是上海市嵩芦区青年团宣传部一般干部。可以说,姚是靠棒打胡风——过去的师长、自己曾经的偶像——而走向政坛发迹的。

彼时,中国文艺界突然响起一声炸雷:在文坛享有盛誉的胡风突然被定为“胡风反党集团”首要人物,且进而被批准逮捕,姚文元晕了,不啻晴天霹雳——因为胡风与其父姚蓬子是老友,文采飞扬,少年姚文元一直视胡风为师为长、心中偶像!姚一直在学习和研究胡风文艺思想,甚至在1954年底,一向有重视文化工作传统的泸湾区委宣传部决定,准备专门让地位并不高的姚文元为全区干部讲一次胡风文艺思想,足见姚在研究胡风方面的造诣非同一般。可如今,那场有关胡风的报告还没做,偶像却一下成了“反动”的了……很快,年纪虽轻但已经历几年这样那样“阶级斗争”政治运动的姚文元,已敏感地嗅出这样的味道:深挖胡风,最后必会挖到自己!他想到自己正准备着的那场关于胡风的报告,不禁脊背心发凉!怎么办?怎么办?

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姚终下决心:立马转向!见风使舵,反戈一击!从胡风崇拜者立刻转型为批胡风急先锋。24岁小青年,嗅觉之灵敏,预感之准确,不得不令人叹服。

紧跟,成就功名,政治嗅觉,发迹,姚文元,张春桥和姚文元姚凭着对胡风格外了解,一夜之间,写出了似乎不同一般的“批判文章”,姚之文笔确实老道,向北京《文艺报》投稿,竟没人想到此文出自二十来岁小青年之手。其时批胡风“炮弹”正缺,姚的稿子被采用,一炮打响,开始“出名”了。姚在上海批判胡风大会上发言,因有一些独家材料和比较深入的视角,自然也不同反响,引起轰动。张春桥那时是《解放日报》社长兼总编,正愁上海批胡风不大推得动,见姚文元的发言,便开始有意地“栽培”他了。急于想站稳脚跟成名成家并向上爬的姚文元自然言听计从,顺杆子爬。张春桥请姚文元当《解放日报》的“文艺理论通讯员”,姚受宠若惊,唯唯诺诺。在《文汇报》、《解放日报》这样全国有影响的报纸上发表了多篇批胡风的重头文章,使姚一时名声大噪,“青年文艺理论家”、“文艺评论家”桂冠纷至沓来,俨然一颗新星冉冉升空。

匪夷所思的是,姚文元其父姚蓬子原为左翼文人、中共老党员,但解放前就有“叛党”行为(被捕后发表“脱党宣言”),现也被划为“胡风分子”!按中共惯例,姚文元必受株连——何况姚还曾是胡风的“粉丝”,差点还做了胡风文艺思想宣讲报告,必大祸临头。然而,皆因姚文元转型果断、迅速,反戈一击有力,落井下石毫不彷徨,张春桥已看重,经审查,竟也安全着落!此堪称奇迹!姚批胡风自然更加毫不留情。

姚的这番经历,不知对今日之效仿者是否有点“启发”?在波诡云谲的“阶级斗争”政治风浪接二连三的年月,像姚文元这样家庭问题、个人问题如此“岌岌乎殆哉”的人物,没有鹰犬般机敏嗅觉,别说升迁,能逃过一劫都实属不易啊!看来,在某种有“特色”的国度,在权大于法的国度,“政治文人”不论是自保还是谋功名,要锻炼鹰犬般“政治嗅觉”是相当重要的了。姚文元前车可鉴,堪称“榜样”!

2、灵敏嗅觉再显奇效,一篇短文获圣上赏识

有了“春桥同志”赏识、提携和面授秘籍,姚的“政治嗅觉”更加灵敏。尤其懂得了:写文艺评论文章,一定要注意政治动向,特别是要注意报刊上透露出的中央高层以至毛主席的政治意图,这才能……

1957年,毛一次次其诚可感地动员党外人士帮助共产党“整风”,号召党外人士“大鸣大放”,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姚以为毛的确要整风了,便“紧跟”之,也大胆“鸣放”了不少,若不是其敏锐嗅觉加上“春桥”高人指点,再次见风使舵,姚被戴上“右派”帽子是完全可能的,甚至是大右派!——因为他竟然撰文力挺王若望,赞扬刘宾雁的《在桥梁工地上》(此二人后来都被打成右派,其作品被批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大毒草“),姚不仅写了不少“鸣放”文章,而且,在一次鸣放座谈会上,他竟然在王若望发言后起身高喊:“我代表中国人民,支持王若望的发言!”……

但毛的一次寥寥数语的公开讲话和《人民日报》评论,使姚感到“鸣放”要“收”了,风向“转”了。加上张春桥此时将毛的党内部署悄悄暗示于姚,姚心有灵犀——而对高层如此出尔反尔,姚是不会顾及什么良知、正义感的,他考虑的只有两个字——“利益”!姚立刻又“转向”了,不仅不再“鸣放”,而且是到处嗅着,寻找着适合的目标和机会,与上峰以至高层领袖合上节拍。

机会终于来了。

紧跟,成就功名,政治嗅觉,发迹,姚文元,毛泽东会议期间与青年团代表在一起交谈1957年5月15日至25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25日,毛泽东接见了与会全体代表并讲了话,新华社为此发了一条很短的电讯。《解放日报》、《人民日报》和《文汇报》同时刊登。

以上三家报纸非同一家媒体,故在排版方式、使用字号等方面自然会有所差别。这样的情况在一般人看来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但在如鹰犬般到处嗅寻猎物的姚文元眼里就大不一样了,不同的编排样式竟然成了严重的“政治问题”

姚文元摊开这三份报纸细心对照它们排版的不同样式,写出了《录以备考——读报偶感》千字短文,刊登在《文汇报》上。我们今天若再读这篇短小奇文,不得不佩服姚文元的文才,的确是“刀笔”师爷啊:通篇用的春秋笔法,举重若轻,和颜悦色,心平气和,但招招见血,上纲上线——是“不追究”的追究,“不判是非”的政治“判决”!仅以此而言,那倒是当下一些大小老少“姚文元、陈伯达”之流所不能比肩的

这一回,姚文元真的看准了——这篇千字短文竟然被正关注各大报纸动向的毛看到,且大加赞赏,当即通知《人民日报》在第一版上加编者按予以转载,毛亲自操刀写出了《文汇报一个时间内的资产阶级方向一文(发表时署名“本报编辑部”),开篇即是:“下面转载的这篇文章见于6月10日文汇报,题为‘录以备考’。上海文汇报和北京光明日报在过去一个时间内,登了大量的好报道和好文章。但是,这两个报纸的基本政治方向,却在一个短时期内,变成了资产阶级报纸的方向。……”10多天后,毛又有著名的《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问世(文汇报主编徐铸成自然被打成右派)。全国各地报纸相继转载姚文和毛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节目中全文播发。这还了得?姚文元凭其鹰犬般的嗅觉,终于合上了圣上的节拍,姚真的“火”了,这下算是真正步入了中国文坛。

1957年,毛曾两次在公开场合讲话中提到并表扬姚文元。这使姚文元心花怒放,身价也一下猛升,上海市委及周围的人都不得不对其刮目相看了。

至于后来姚文元撰写《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北京市原副市长、明史专家吴晗因此而被迫害致死),助毛点燃文化大革命熊熊烈火——但是,如此直接向吴晗、彭德怀以及尚在任上的刘少奇这些当时“党和国家领导人”发难的大手笔,倒不能完全归结于姚的“政治嗅觉”了,而是毛早已记住了上海有这样一位“深知吾心”的文人、一根可以用来打人的“棍子”,便派江青亲赴上海面授机宜,为保密,姚曾“失踪”8个月,十易其稿,文章终获毛点头通过,发表出来,如炮弹一样引爆中华大地——文章发表后,1965年12月21日,毛直言:《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1959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算的还是庐山会议以及七千人大会上“憋了一肚子气”(江青语)的“帐”!

姚文元至此已功不可没,故官运亨通扶摇直上至“上书房行走”,受天子宠,任《红旗》杂志总编、主管意识形态,成为“文革”风云人物及“理论权威”之一,也成了“四人帮”或曰“上海帮”之一。

但是,政治嗅觉如此灵敏的姚文元,在1976年的大变局中为什么不能再来一次“转变”而栽了呢?下篇再表。

一个文人,为个人功名而“政治嗅觉”如鹰犬灵敏到如此地步,除了所谓的“政治”这条线,什么做人的底线、良知全然不顾,转向、转型如此果断迅速,攀附龙庭又如此不择手段而一路顺达,岂不令人叹为观止?

然而,从姚文元结局来看,从历史证明了的“反右扩大化”和“文革”的荒谬来看,究竟可叹乎?抑或可悲、可笑乎?姚文元的《录以备考》是否也成为他自己昧着良心踩着他人尸骨攀附龙庭历史的“录以备考”? 后来者当会鉴之。□

(未完,待《三叹姚文元(下)》

2015年2月9日   

【参考文献】

1、人民网/文史频道:“四人帮”兴亡(叶永烈/著)

2、姚文元:从胡风的崇拜者到胡风的批判者(中共新闻网)

3、姚文元旧作:录以备考——读报偶感

4、毛泽东:文汇报在一个时间内的资产阶级方向

5、【视频】批判《海瑞罢官》与毛泽东《我的一张大字报》

6、姚文元旧作: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

7、视 频:【我的中国心】吴 晗胡 风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