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著武先生,您正在“虚化”毛泽东
2013-11-07 14:10:37
  • 0
  • 31
  • 580
  • 0

储著武先生,您正在“虚化”毛泽东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事实必须澄清,美丑、是非必须分明,造成中国发展重大挫折的原因必须刨根问底而以免重犯。走钢丝、和稀泥搞大而化之虚无历史的各打五十板看起来容易——而这稀泥一和恰使历史更加模糊不清而真正“虚化”了毛泽东,这对中国发展有害无益。

《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日发表了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储著武先生的文章,包括人民网在内的各大媒体皆以如下标题呈现《专家:神话丑化毛泽东都是虚化毛泽东》。发表文章却要特别标注作者“专家”身份,怪怪,如今“专家”何其多!是想有别于“官方”?是想以“专家”身份的标明吸引眼球并增加其“学术性、权威性”?大约兼而有之。可惜的是,一切外包装现在已不大管用,人们早已习惯三下五除二撕掉包装,赶快看看里面究竟装着神马东西。

储著武先生本文(下称“储文”)除某些观点尚有可取之处,主体上是在走钢丝、玩平衡,极其笼统地左右各打五十大板,颇像街头调解邻里纠纷的居民组长,并无理论创新。也许储先生认为自己是在行中庸之道,是平和、包容、客观——可是,哲学上的“中庸”远不是含含糊糊各打五十大板那么简单、庸俗。而在“丑化”和“神话”之间还有一个极大的正确的空间,那就是“严肃而实事求是地看待历史的全部和研究毛泽东”。

一、储著武先生,不该“全盘否定文革”吗?

对“走钢丝玩平衡”者,笔者想送他三个字——“不容易”。一不小心会跌落钢丝绳。这不,储文一开始就歪歪斜斜几乎掉下来。储文说:“有些人从批判‘文革’入手,到全盘否定‘文革’,再到……”请问,“全盘否定文革”不对吗?中共《决议》难道不是“全盘否定文革”?难道不是从理论到实践上“彻底否定”文革?难道储先生是想说,对文革可以“批判”但不可以“全盘否定”?那么,储先生是否有必要重温一下我党相关《决议》?一不小心,储先生就把“平衡“给玩砸了,“和稀泥”也很不容易啊!    

二、何谓“丑化”?何谓”虚化“?

从储文标题来看,我们不得不探究一下什么叫“丑化”——所谓“丑化”,辞典有解:是与“美化”相对的概念。一是指把美的事物歪曲、诬蔑、贬低为丑的;二是指揭露丑的本质,使之愈显其丑。”虚化“者,无疑是指使事物本来面目模糊不清,真伪莫辨。那么,储文中“丑化”的概念是指什么呢?如果仅指前者,这样的“丑化”简直就类似“诬陷”,自然要不得。但倘若是后者呢?为了揭示事情的本质而进行分析、类比以说明之,这样的所谓“丑化”就一定是恶意的、应予禁止的吗?我们难道不应当使美丑、是非、善恶泾渭分明吗?难道在这方面我们应当做“泥瓦匠”含含糊糊玩“平衡”吗?诚如是,我们如何向历史负责?如何向后代负责?唯是非不分,美丑含糊,那才是真正的“虚化”。

三、储文抽象“公允”,具体则“和稀泥”且滑向历史虚无主义,因而“虚化”毛泽东

我们看看储文是多么“公允”,钢丝走得多么平稳:“对待毛泽东的功过是非,不能因为毛泽东所犯的错误就否认毛泽东思想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指导作用;也不能因为是毛泽东说过的话就认为是不可移易的真理,照抄照搬。”——这简直就左右逢源天衣无缝了。但是,只要不搞历史虚无主义,只要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我们就可以说储文的“稀泥”和得并不高明,原因很简单——不符合事实,尽管后一判断是尚可立论的。

“不能因为毛泽东所犯的错误就否认毛泽东思想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指导作用”?1949年以后毛有多少正面的“指导作用”须我们铭记呢

对储文上述判断,我们依据历史事实稍作分析,绝不搞“历史虚无主义”:实事求是地说,在中共夺取全国政权的斗争中,毛虽也有过错,但功为主,功劳大大;毛军事思想、阶级斗争理论也发挥了巨大的指导作用,不然何以能动员全国各阶级各阶层投身革命并最后取得胜利?

但实事求是地说,1949年中共建政后,“毛泽东思想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指导作用”何在?储先生能再拿出一篇文章以事实为论据来具体论述一下吗?如果说新中国工业基础的建立、两弹一星的成就等等——固然有毛作为领导的因素,但是否都该记到毛的功劳簿上?任何国家经历一定时期和平建设都会有所发展,这是否也该记到某一人功劳簿上?否则,二战后一败涂地、经济几乎崩溃的日本并非共产党领导,而其人造卫星却先于中国上了天,这又如何解释?如果不是反右、文革,中国的两弹一星和经济建设难道不会发展更快?如果文革中以人造卫星之父赵九章为首的20位两弹一星科学家没有受到冲击、侮辱、折磨而自杀,我们岂能让日本的人造卫星先于中国上天?这又该记到谁的账本上?这又是怎样的“指导作用”?

不玩“历史虚无主义”,笔者倒可用事实来论证一下储先生所说的“指导作用”和它更多的负效应:

3.1.“30年”后从头越——关于“新民主主义体制”的过早转型及其严重后果

新民主主义制度,是中共建政初期决定的大体类似于当今的政治、经济体制,原定约15年发展(至1964年左右),而后在物质基础比较丰富稳固一些才考虑过渡到“社会主义”。这原本是基本正确的符合社会发展规律乃至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决定,毛最初也是这么论述的,有毛著《新民主主义论》和有关决议可考。以当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迅速崛起的实践来看,想一想,如中国扎实经历过那样一段时间让生产力充分发展,将是怎样的情景?

但毛后来的左倾思想使“新民主主义制度”过早在1956年就终止了,且容不得任何不同意见,谁坚持“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就被毛批为“右倾”,是同情资本家,是拖社会主义后腿!(文革中这仍是刘少奇重大“罪状”之一)于是,中国在建政短短6年后就匆忙而勉强地进入了贫穷的“社会主义新时代”,踏上了“人民公社”、“大跃进”等一系列左倾盲动的错误历程,竟然喊出可笑的“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口号,竟然出现“吃饭不要钱”的20世纪的“社会主义乌托邦”,导致几乎波及全国的大饥荒,死了几千万人?这里就不去讨论它了,那是另一个专题。毛的这种极左思想因其对党内民主的漠视而无任何力量能够约束或得到平等的讨论、争鸣,这些均有案可考;以致到了文革,这种极左路线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终致文革10年“颠覆性”灾难。其严重后果无须笔者细述。

文革结束后,中国不得不开始与世界社会主义国家不约而同的改革,就中国而言,大体还是回到建政初期类似于“新民主主义”的政治经济体制中,可谓“30年后从头越”!这一切恰恰证明党的集体决议和刘少奇在“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上的思想、举措是基本正确的,错误的恰恰是毛泽东本人。请问储著武先生,这也能说明“毛泽东思想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指导作用”吗?在如此历史事实面前还要空说“指导作用”,我们真不知究竟什么是白什么是黑了。那么,我们如果对此进行分析、总结乃至批判,这是否就是“丑化”?咱中共《决议》是否也有“丑化”之嫌?

3.2.在如此“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指导”下,给中国发展和中共本身带来的巨大挫折和损失

中共在革命斗争中因其“为人民服务”和争取“民主自由”的旗帜,团结了最广大的工农和进步的革命知识分子。但1949年以后,毛继续武装斗争时期的“阶级斗争理论”,对稍有异见者实行严酷的“专政”,使执政党的信誉、声誉受到巨大损失,统一战线破坏殆尽。

建政5年后,毛便高举“阶级斗争”大旗主导弄出文坛第一冤案“胡风反革命集团案”,牵扯全国数千人;继而开始了对红学家俞平伯的整肃,并批胡适等;1957年积极动员全民帮助中共整风,然后对提意见者却开始“反击”,党内外弄出50多万“右派”,上至省级领导下至大中学生,波及家属亲友达数百万人;直至文革,使中国冤案遍地,冤魂遍野,从刘少奇、彭德怀、吴晗、毛自己的秘书田家英,到《国歌》的词作者剧作家田汉,再到普通百姓,多少人死于非命?多少人锒铛入狱?即便以执政党的利益而言,其中真正堪称“敌人”的又有几人?这一切难道不极大地破坏了中共的信誉和凝聚力?

至于文革内战式“武斗”,又有数百万人莫名死于非命,仅以广西一省而言,经统计有名有姓有住址死于武斗的竟达15万人之多,且不包括无名无姓死难者和失踪者(材料源自文革后期中央派往广西处理遗留问题工作组某同志正式发表的文章)!窥一斑可知全豹,以“重庆红卫兵墓园”为象征性代表的无数冤魂至今仍在泣诉……不说“人民利益”了,这难道不使中共自身受到巨大挫折和损失?国家《宪法》和法律遭到践踏,使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国家秩序和中华文化传统毁于一旦,文革结束后,全国人民竟然和小学生一起学习“五讲四美”,学说“对不起、您好、再见”……

这就是“前30年”“毛泽东思想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指导作用”?储著武先生,笔者这是“丑化”还是实事求是?笔者这是尊重历史的全部还是“历史虚无主义”?我们若不深挖造成中国发展巨大“颠覆性”挫折的根本原因,而是遮遮掩掩“走钢丝、和稀泥”又如何能够避免重犯历史错误?两年多以前重庆由类文革之“唱红打黑”、新的个人崇拜而演化为一场震惊世界的“政治事变”的教训还不深刻吗?

3.3.毛泽东所言大多高于所行

当我们看看毛泽东文集上那些文章,确实常常令人感动和鼓舞,以致至今网络上一些人针对眼下弊端还会引用毛的某些语录。但如果我们能客观、全面地看待历史,看待毛本人的全部,我们就会看到,毛大多时候想的、说的、写的比他的实际所为要高出很多倍,故古人说得不错,“听其言”不够,还得“观其行”。

毛《新民主主义的宪政》一文写得还是不错,但后来践行如何?毛《新民主主义论》写得也还不错,但后来自己就没有践行,反而批判责难践行它的刘少奇、陈云、薄一波等人,且一直错下去。毛《论十大关系》《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更是说得头头是道,无懈可击,但从反右到文革十几年的全过程来看,践行得又如何?中共建政前夕,毛回答黄炎培关于“跳出政权兴衰周期律”的问题时说得好极了,毛说“我们找到了跳出这‘周期律’的新路,这就是民主,让人民来监督政府,让人人起来负责”——可是践行得如何?仅就文革而言,从1964-1974年间全国人大10年不召开会议,更没有换届改选,“民主”荡然无存,全国人民只要毛一个人“做主”足矣,曰“谁反对毛就砸烂谁的狗头”“毛指示我照办,毛挥手我前进”,全国多少百姓因说错一句话,或一个涉嫌“亵渎领袖”的言行而锒铛入狱甚至被枪决,这难道不是事实而是笔者“丑化”吗?

毛对贪污腐败、干部特殊化一向深恶痛绝,这样的“语录”不少,毛亲批或同意处死的腐败官员从1932年算起共7人。这是“硬币的一面”——但毛自己做得如何?则是“硬币的另一面”——

全国各地因毛的一句话或一个暗示而为其建造的专用别墅、景区有多少?耗资多少?还用笔者列举吗?广州至今还有大片耗资数千万为毛兴建的别墅景区(南湖),却因毛的逝世而未及住过一次!而毛也自认“这是我叫汪东兴建的”。而我们又何尝听说过毛批评、处分过为他兴建别墅行宫的地方官员呢?我们不说一个火车服务员如何就可被毛调到身边成为个人的专职服务员,以致无须任何组织程序竟成为涉及国家政治和机密的毛的“机要秘书”,连江青见毛也须获得她的批准;也不说一个专业为唱歌跳舞的文工团员如何竟然可以成为专为毛一个人服务的贴身“护士”;我们仅从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和新京报发表的《揭秘:有多少“秘密小组”曾为毛泽东服务?》一文来看(小道消息不采纳)——如果说专为毛服务的“医疗小组”、“大字本组”是因毛晚年健康故而设立,那么“吟唱小组、戏曲小组、雪茄特制小组”等等秘密小组的设立呢?这还不是特殊化?……请问储著武先生,笔者这是实事求是还是“丑化”?毛的上述行为也值得肯定而具有“指导意义”吗?

事实必须澄清,美丑、是非、善恶必须分明。走钢丝、和稀泥搞大而化之虚无历史的各打五十板容易——而这恰恰使毛的形象模糊不清而非常“虚化!大而化之玩概念容易,而尊重历史、实事求是、条分缕析地分清是非美丑就没那么容易了,它需要直面,需要勇气,因为毕竟不是所有历史都可以被任意篡改,而美丑、是非岂容颠倒?只有尊重历史的全部,才不会“虚化”毛泽东。

储著武先生,钢丝不是那么好走的,三个字:“不容易”啊!

其实若不是储著武先生的文章,笔者早已不想谈论此话题的。这真是“不说还好些”……□    

2013年11月6日  

【参考资料索引】

1、毛泽东: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2、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

3、我的年度记忆:1961,烟消云散的公共食堂(图文)

4、视频:【央视解密】"东方红一号"卫星传奇

5、视频:【我的中国心】胡风反革命集团案始末

6、应学俊:孙经先必须对有关大饥荒的重大原始档案史料“证伪”

7、【札记】尊重历史:当还“毛泽东故居”以原貌

8、揭秘广州南湖行宫——毛泽东:我叫汪东兴修的

9、中共新闻网:毛泽东身边的N个“秘密小组”

10、人民网:《专家:神话丑化毛泽东都是虚化毛泽东》(储著武)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