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杀争鸣与“理论自信”
2013-08-29 12:18:11
  • 0
  • 12
  • 630
  • 0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某些部门如果有“理论自信”或信心满满,那有何恐慌要下令封杀颇为理性包容的不同观点呢?为何不敢如薄案庭审这样由网民、国人自己判断?退而言之,官方亦可再发表几篇批驳王振民教授该文的文章“引导”一下,帮助网民、国人去鉴别,这岂不更好?以权力封杀不同理论观点是“自信”还是胆怯而缺乏自信呢?学术难道是不平等的吗?

一、问题的提出:封杀争鸣

2013年8月19日,官媒“人民论坛网”发表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王振民长文《宪法政治:开万世太平之路——中国共产党如何走出历史周期率》(载《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3年8月上)。这是一篇严肃的政治理论学术论文,并非一般博客网文;也是官方媒体迄今为止正式发表的一篇明确支持并严密论证“社会主义宪政”的文章。

该文发表后赢得广泛关注与支持。王文无疑赞同政治学范畴的“宪政”理念,但该文理性、包容、求实、创新,在丝毫不否认执政党领导地位和宪法所规定国家政体、制度前提下,从历史和实践的层面论证了“宪政”概念、思想、理念与中共包括毛泽东等历届领导宣示、主张的一致性,与宪法的一致性,对国家长治久安、科学发展、走出历史兴衰“周期率”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有力驳斥了“宪政”必姓“资”的论调,但毫无过激之词。

但是8月27日,就在中共公告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于今年11月召开,高调宣示“必须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制度创新”之日,笔者无意中惊异地发现上述王振民教授文章在全国许多门户网站皆“不约而同”被删除!甚至中华网、搜狐网、雅虎网、共识网等,乃至包括一些个人博客对该文的转载!这太匪夷所思了!当然,在“人民论坛网”“求是网”“凤凰网”和个别门户网站尚未删除,这才使人从窒息中透出一口气,看到了一丁点儿“言论自由”和有限的“争鸣”旮旯里还闪现忽隐忽现的光。笔者有理由判断:这种状况无疑是接受了某种指令的统一行动造成的,而非众多网站自行管理的“不约而同”——但我们不知究竟是哪个权力如此之大的部门一声令下?否则,难道那么多网站都是“自行删除”的吗?为什么呢?

笔者思忖:是否现在一律禁止谈论关于宪政的“敏感话题”呢?倘若是,吾等老百姓亦勉强可以理解,因为以往就有过“不争论姓社姓资,大胆试”一说。于是笔者试着搜索几篇著名的反宪政(如杨晓青、郑志学、马钟成等将宪政一律贴上资本主义标签)文章,但发现这些文章仍堂而皇之安居顶级媒体和门户网站。这更证明了统一删除王振民文章是某领导部门对不同理论见解的有意封杀了。(不信可以输入王文标题“百度”一下)

王振民教授的文章肯定不属“非法”言论,更说不上什么大V“传谣”——为了不过于“难看”,故仍让该文苟延于互联网一隅淹没于信息海洋之中,以示言论和争鸣还是“自由”的,这很显然;当然,我们还是得承认这比“文革”的“舆论一律”和文字狱泛滥已经进步N倍了,几乎无法同日而语。但这也从反面证明:历史潮流滚滚向前,尽管会有曲折迂回,但岂会倒退?

封杀理论争鸣就是“坚守理论阵地”吗?“坚守理论阵地”与“舆论一律”可以划等号吗?坚守“理论阵地”就等于一花独放而不允许理性“争鸣”吗?这是响应中央倡导的“理论创新、制度创新”还是禁锢思想呢?在不违法的前提下,学术难道是不平等的吗?

任何创新皆始于质疑,爱因斯坦就说“提出一个问题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有质疑就有争论;没有质疑、争鸣,中央所要求和倡导的“理论创新、制度创新”从何而来?难道缘木真的可以求鱼?没有质疑和探索创新,就没有肇始于安徽小岗村的改革开放;没有基于实践的质疑和探索创新,中国必然仍墨守“文革”成规,必然仍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免谈变革与任何创新,改革开放、与时俱进也将不可能成为现实,更无当今之“中国崛起”

二、允许不同见解的理性争鸣才是地地道道的“理论自信”

官媒一直倡导要坚守“理论阵地”,中共也提出“三个自信”——其中之一便是“理论自信”。这些无可厚非,甚至说应当。因为人若无“自信”何来动力与勇气?然这“自信”如果都经不住一篇文章的理论争鸣,不予置评或回应,却以权力封杀了之,那究竟是该叫“盲目自信”还是“胆怯”而不自信呢?

改革开放始于思想解放和理论争鸣为基础的创新。中共自信的“理论”源头自然是战无不胜的马克思主义,还有邓论、三代表、科学发展观等。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之一便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非“权力检验真理”。正是坚持了老马这一基本原理,才有了上世纪70年代末期的思想解放大讨论,才有改革开放基本国策的确立。如果那时即封杀不同理论观点的百家争鸣而只允许一花独放,中国必然还在循着“四人帮”篡改的毛指示“按既定方针办”。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可为何到了改革开放步入攻坚克难关键之时,却公然封杀极为理性、包容但观点有所不同的理论探讨性文章呢?难道不让不同意见发声或“限制发声”这就叫“理论自信”吗?恐怕恰恰相反,这是极端缺乏“自信”的表现

怎样才叫“自信”?薄案审理过程就体现了“自信”。原先颇有争议的薄熙来案,法院一审及时公布庭审实录,发布被告人自我辩护的种种言论,尽管网民舆论并不一律,但大体并未封杀批薄和挺薄的言论(有删帖,但不算多),这才是真“自信”的表现。官方自信:薄氏到底是口是心非的伪君子还是为民请命的“包青天”,国人大多数会有正确判断。相反,如果庭审不敢公开,言论不敢放开,到处删帖、灭火,那就是地地道道的缺乏“自信”了。难道不是吗?

官方某些部门如果确认王振民教授文章观点、事实和逻辑等有错误,某些部门如果有“理论自信”或信心满满,那有何恐慌去下令封杀不同观点呢?为何不敢如薄案庭审这样由网民、国人自己判断?退而言之,官方亦可再发表一些批驳王振民教授该文的文章“引导”一下,帮助网民、国人去鉴别,这岂不更好?以权力封杀不同理论观点是“自信”还是胆怯而缺乏自信呢?否则,下令删文的某位领导敢说王振民教授的文章是违法言论或反动言论吗

三、民心向背岂可无视?

笔者不隐瞒自己的观点:笔者与许许多多网民一样赞同王振民教授文章的基本观点和逻辑论证,而且必须看到的是,网民中支持和赞同该文是大多数,这从曾经存在而现已被“封杀”的无数网友评论中已明确显示无疑,如果还有点“自信”可以把那些评论再显示出来看看;而从某些有投票功能的网站对王文的投票结果也显示支持者占绝大多数无疑。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关注并能读完王振民教授文章的人中被某教授称为“三低网民”的人大约不占大多数。如此民心向背,岂可无视?

而对于杨晓青、郑志学、马钟成等用姓社姓资贴标签反宪政的文章,网民一片拍砖。这些又岂能无视?为何同是长篇理论文章,杨晓青们就是不能说服国人?当然,感谢某部门,还没有把批判杨、郑之流反宪政的文章全部封杀——但奇怪的是,对于王振民教授的文章却封杀了,何故?我们只能说,大约王振民教授的文章有理有据且理性、包容,打中了杨晓青们谬论的要害,某些部门与杨晓青们持相同立场观点的领导们有些坐不住了,是不是呢?

习主席正在领导着“群众路线教育”活动,要求要倾听群众呼声,回应群众关切。那么,王振民及广大网民的呼声是该倾听还是喝令“闭口”?某些部门大概不会把王振民教授和众多赞成王教授文章的人从“群众”中划出去吧?倘若非得“划”,那该划到哪拨去?“阶级敌人”?那就太匪夷所思了,莫非“文革”又来?

争鸣可以封杀,但思想可以“封杀”得了吗?央视6套曾播出的电影《V字仇杀队》里有一句已为许多人耳熟能详的台词:“思想是不怕子弹的。思想是打不死的。”文革中可以割断张志新的喉管以“禁言”,但割不断的是张志新以及亿万国人尤其在林彪事件发生后对文革的自我反思和质疑,这种“打不死的思想”终于汇集成悼念总理、反对四人帮的“四五运动”,这就叫民心不可欺——王振民教授的文章可以被权力封杀或“闷死”,但已存在于亿万国人头脑中的思想却绝对是封不死闷不死的,它们早已涌动着奔流着着汇入了浩浩荡荡不可阻挡的宪政民主历史发展潮流,而历史潮流只会滚滚向前而绝对不可能倒退的。

但愿名不见经传的笔者此拙文不会被封杀。但倘若连此文都遭封杀,那笔者只能感到“荣幸”;当然,“荣幸”之余也只有一声叹息了——叹息某些部门领导真的非常缺乏“自信”,因为连王振民教授如此谈“社会主义宪政”的文章都要封杀或曰“限制传播”,我们还能看到什么“自信”呢?。□      

2013年8月29日  

相关链接

▲ 王振民:宪法政治:为万世开太平之路——中国共产党如何走出历史周期率(《人民论坛》网站)

被删除页面举例(8月29日搜索结果),可点击一试:

搜狐评论光明网中国新闻网雅虎资讯法治天下网新浪网红豆社区(广西新闻网)人民网论坛海疆之窗(海南)中华网共识网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