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石——中国当下的堂·吉诃德
2013-08-02 13:37:05
  • 0
  • 71
  • 896
  • 0

王小石:中国当下的堂吉诃德

——简评王小石《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原创:应学俊/常耕)

核心提示】中国将要有“动荡”而“摊上大事儿”了吗?是什么人危言耸听说中国会“动荡”?我们的友好邻邦俄罗斯现在很“惨”吗?俄国人大多数都想回到斯大林时代吗?为何要危言耸听而如堂·吉诃德般乱舞长矛制造恐慌?其用心路人皆知。

这是一个“走秀”时代,什么角儿都能出来,唯缺塞万提斯塑造的堂•吉柯德。但某主流媒介把这个骑士游侠放出来了,这纷纷扰扰的“舆论场”就更显热闹。当然也有好处,那就是他长矛乱舞,咱可从旁看看热闹把戏以消遣。

一、堂•吉诃德式的“小石子”蹦出来,有点悬

一粒小石子儿滚出来,在地上转两圈变幻化出一个骑着瘦马,手握长矛的现代堂•吉柯德。此人本名王小石(大约不是数年前因腐败落马的那个王小石吧),在大媒体发文《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似乎中国不得了,要“摊上大事儿”了。

这王小石不大战风车,不挑战羊群,他挑战无形的网络。他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纵横交错的互联网,有点花眼,一种堂氏幻觉让他看到网络上的人像“天使”、“导师”、“公知”,看到他们竟然自由说话,表达见解,也许有几个戳到他哪根软肋,火冒三丈:太可恶!认定已经这已比“文革”时代搞“恶攻”的阶级敌人还可恨一百倍,这些人居然“宣扬”、“造谣”、 “营造”、“崩溃”、“煽动”且“赤裸裸”,如此下去简直“国将不国”……于是他舞动长矛,不过瘾,必须使用炮弹,嘭嘭发几炮试一试……

嗨,什么年代了?能这样打横炮伤人吗?试问新华网,冷眼旁观此人如此污蔑网民,这就是“官方舆论场”的“导向”?究竟有什么人在煽动民怨?明说了批判他好不?发表不同意见就可以横加罪名?如今政治清明,人民没有表达诉求或冤情的自由吗?是谁在诡异地提示和强化并不存在的“中国即将崩溃的末世景象”?是堂•吉柯德阴暗心理作祟产生的幻象吧?我们看到的是习主席率领国人实现“中国梦”的步伐,看到的是一个个害人的“苍蝇老虎、野兽与美女”正被一一揪住!

充满自信的执政党带领人民勇往直前,从不会像王小石这么看问题。习主席最近说:“我是完全站在人民群众一面的。什么左派、右派,他们绝大部分都是真心爱国的公民。他们比那些打着改革的旗号贪腐掠夺,打着党和政府旗号欺压良善的人更高尚更伟大,这些人民群众才是促进社会发展的主体和正能量。”王小石对网民的诬陷就是“打着党和政府旗号欺压良善的人”,而网民即公民“是促进社会发展的主体和正能量”,习主席旗帜鲜明,判断准确,这似乎真的让这“小石头”发出的炮弹哑火了。

值得警惕的是,王小石这个当代堂•吉柯德式的人物,不惜破坏国际关系,肆意歪曲友好邻邦的现实,把炮弹打到和我们有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俄罗斯去了。我们设想,如果俄罗斯也出现个什么“王小石”,专拣中国阴暗面弄出一篇文章在俄顶级官媒发一下,岂不再掀当年的“中苏(俄)论战”?这不有点悬?新华网推出此文,各国纷纷转载,如给中俄友好关系带来麻烦必须承担责任。

二、试看俄罗斯今日之“惨状”

苏联的解体和东欧的巨变是一个复杂的众说纷纭的话题,另当别论。但是,俄罗斯今日现状真的如王小石说的那么“惨”吗?真的是“社会濒临崩溃,经济上、政治上、心理上和精神上濒于崩溃”吗?是词汇贫乏还是怎的,只会用“崩溃”?咱伟大领袖毛主席说过“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不破不立,大破大立”,人家没“崩溃”,“阵痛”一会儿又“立”起来了,咋的?幸灾乐祸?这心态不好吧。

闲话少说,俄罗斯如今怎么样?王小石其实也清楚,但出于自己的需要接着玩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的把戏,举一些例子乱放炮。那咱们也摆两个数据和事实,略微证明“小石头”又打哑炮了。

数据一: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3年3月11日公布最新世界上187个国家和地区的“人类发展指数”(HDI,是将经济指标与社会指标相结合)排名榜:中挪威高踞榜首,香港居13位,俄罗斯居55位,中国居第101位!自我感觉过于良好的王小石们注意,差一大截不说,中国人类发展指数连续下跌:1990年第65位,2010年89位,最近三年下降至101位!

数据二:2011年普京在G20年会的一次讲话中指出:“俄罗斯连续5年GDP以平均6%以上的增长速度发展,证明俄罗斯已经进入经济高速发展国家的行列。” 另据2013年7月7日新华网报道,据世界银行分析评估,俄罗斯国民人均年收入已达1.2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7850元,每月6480元),从中等收入国家(人均年收入5千至1.25万美元)跃入发达国家行列。而中国2007年公布,中国人均国民收入达到1740美元(现在涨了多少不得而知)。

俄罗斯步入世界人均高收入国家

再讲一个事实:

现在不是文革闭关锁国那阵,咱草民也能获得一些第一手信息。最近国内有到俄罗斯旅游回来的人总结了“五个没有想到”,网络随时可查:第一是俄罗斯住房不要钱:人均18平米以下由国家无偿转给个人,18平米以上部分只收很少的钱。第二是用水没水表,自来水、热水一天24小时供应,供暖从不收费;第三是看病不花钱:手术、住院、治疗免费,药费酌情自付;第四是教育倒贴:上学一律免费,教科书和各种杂费免缴,各类学校均供应一顿丰盛营养的早餐或午餐。第五是充分就业,裁员立法。如要解雇必须在解除劳动协议前3个月向国家就业处提出申请,得批准方可依法而行。

王小石说:“如今俄罗斯百姓确实觉醒了。他们觉醒到被欧美画出的民主化大饼骗得输个精光。”——从上面数据来看,会这样吗?那么俄罗斯国民现在想怎样呢?是否大多数国人明确表示希望回到伟大光荣的斯大林时代?王小石能给出令人信服的回答吗?

俄罗斯倒似乎很低调,很少宣传“政绩”,普京反而直言:“贫困人口不降下来是政府的奇耻大辱”。社会发展中的弊端和不足哪个国家都有,中国要办的事儿挺多,首先办好自家的事儿,把贫富悬殊基尼系数降下来就很不容易了,有什么必要玩以己之长比人之短的小儿科式把戏?倒是总统普京说了几句有“骨头”的话,这几句话,似乎是提前对王小石哑炮的回击。

普京说出有“骨头”的话普京曾在《真理报》发表文章,他说:“个把老百姓的居住权、健康权和受教育权拿来拉动经济的政府,一定是个没有良心的政府。真正执政为民的政权,一定要把这三种东西当作阳光和空气,给予人民。一个国家不能变成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有人占几十套房,有的人住不起房——真要那样,执政当局没有任何脸面赖在台上,因为民生问题,就是政治问题,就是执政者的责任。一个国家的执政文明,就表现在对弱势群体的关怀上,而不是表现在富人有多富,也不表现在经济增长的数据。”普京还说:“谁不愿公示财产,就一定是贪官!”说到做到,普京、梅德韦杰夫的个人财产网上公示了,虽然似乎财产也可观,但敢于公示,可质询,若非法收入逃不脱民众的眼睛。中国将如何?我们正拭目以待。    

普京自然非完人,但其所言,掷地有声,新时代的堂•吉柯德如何评说?既然王小石重复这个总统的“铁腕”美誉,就别再糟践人家“惨”了。

普京确实铁腕,他杜绝“寡头干政”,他说“我们要把寡头作为一个阶层消灭掉”,这难能可贵!他第一任期将俄罗斯前首富、著名寡头霍多尔科夫斯基关起来了,八年后他总统第二任期第一件事就是继续审理这个寡头,将这个首富的刑期延长6年……世界贪腐排名在变化中。中国缺乏这样的“铁腕”触动权贵阶层“大佬”,更别说“消灭”,这是不争是事实。不过现在习主席已经“抓铁有痕”,我们看到了希望。

实话实说,俄罗斯也好,中国也罢,改革都还在探索之中,会有成绩有发展,也会有曲折,现在对任何发展下结论都为时尚早。而闭眼不看别国长处,却专以己之长比人之短,如此下去岂不又回到夜郎自大的时代?在全球信息化的今天难道不很幼稚吗?

三、索尔仁尼琴的话究竟说明了什么?

至于索尔尼仁琴的“大彻大悟”似乎成为王小石一发颇得意的炮弹,想以此证明俄罗斯的改革错了,王小石试图暗暗让读者自己推出下面的结论:如前苏联不改革而维持斯大林模式更好,一“民主”就“动荡”,一动荡就这么“惨”,于是中国只能维持现状,尤其不要“民主”,更不要政治体制改革。这无疑是王小石写此文的目的所在然而,这是继续玩文革式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的伎俩。

其实,索尔尼仁琴的失落和探索思考中的某些言论,是一个原本就非常爱国且耿直的知识分子发现俄国当时的改革有所偏差,“阵痛”下贪腐和寡头政治与斯大林时代有相似之处,他感到痛惜而发出警告。但这些并无法证明索尔仁尼琴因此认为斯大林是伟大的、值得肯定和歌颂的,更不能说明索氏想回到斯大林时代,他更没说过他原来所写的揭露斯大林暴政的《古拉格群岛》是编造的谎话,索氏有说过吗?

索尔仁尼琴所说恰恰说明俄罗斯当时问题产生的根源并非源自“民主化”,索氏针对当时的俄罗斯说:“在当今的俄罗斯没有什么民主,主宰国家命运的是‘由过去共产党政权的上层精明的代表人物和用欺骗手段发了大财的暴发户’变成的一百五十个到二百个寡头。”——索尔仁尼琴在批判什么?是“民主”吗?我们不知王小石还有没有基本的阅读理解能力?

普京并未因索氏作为前苏共和当时的“异见人士”“唱衰苏联”而而对其有所憎恶,相反,很赞赏索氏人格,他和梅德韦杰夫多次登门向他求教、授以国家奖,表示敬意。中国“公知”也有索尔尼仁琴式的“异质思维”和忧患意识,却大多被说成“造谣”、“诋毁”、“居心叵测”,随时遭遇不测或“劳教”,这正常吗?这能与俄罗斯相比吗?

普京、梅德韦杰夫尊重索尔仁尼琴

四、危言耸听的“动荡”来自何方?

我们回过头来看王小石所言“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这本身就是一个很滑稽的“堂•吉柯德式”命题。其一,任何国家任何人都不会希望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动荡”发生,这无须费事论证;其二,人家并不“惨”,过得还不错,“动荡”了一阵又站直了站稳了。王小石倒更像一个乱舞着长矛的小丑。

若论中国“动荡”,它曾经祸起何端?我们不说“大跃进”经济动荡代价惨重,大饥荒饿死***人,单说文革“动荡”10年浩劫,动枪动炮的内战式武斗全国无辜死伤者无数,如此“大动荡”祸起何端?那也是什么“民主化”改革诉求导致的吗?究竟谁在折腾搞“动荡”?重庆“红卫兵墓园”的冤魂和死难者亲属至今仍在告诉人们一切。我们拒绝“动荡”!

唐慧们的“中国梦”在当下中国,真正的“动荡”更不是国人希望。如果说真有点“动荡”的因素,那倒是被某些无良为官者逼出来的。这即古语所说“官逼民反”。远的不说,就拿唐慧来说,本来夫妻打工做着安贫乐道、不求富贵的百姓“梦”,但女儿却不幸惨遭歹徒侵害——社会犯罪固然无法杜绝,但在一个讲正义良知、讲法治的国家,毫不留情重拳出击惩治歹徒为民除害,为百姓伸张正义,这不应该成为问题——但是什么使得正义如此难以伸张?使得安守本分的农民唐慧不得不上访而“动荡”起来?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政府为了“维”唐慧之“稳”竟不惜投入近百万资金,最终干脆将为受歹徒侵害的女儿求伸张正义的平民百姓唐慧抓起来“劳教”施以“专政”,诸如此类激起社会“动荡”的事例还少吗?王小石,如此当官的激化起的“动荡”与什么“民主化”沾边吗?

“官方舆论场”突然冒出这么个新时代的堂•吉柯德,危言耸听,构陷网民“掌控舆论煽动乱局”,这是王小石“赤裸裸”的“造谣”、“诋毁”和“煽动”,以贬损友好邻邦为手段达到诋毁“民主”的目的,这是王小石的文章核心所在,但实在太不高明

王小石,这个新时代的堂•吉柯德,无中生有的表演技巧确有独到之处,甚至还做出几分“悲壮”,且听:“我父母需要安享晚年,我孩子正在茁壮成长,居心叵测的天使、导师、公知们,你们若想在中国通过掌控舆论煽动乱局,就必须在我身体上踩过去,我若有一口气,都要让你们功败垂成!”看,谁在危言耸听?谁在强化“动荡感”?谁在有意渲染“中国要崩盘的世纪末”情绪?究竟意欲何为?中国人正在实现“中国梦”,何来“乱局”?王小石手拿长矛,壮怀激烈,比塞万提斯文笔下的堂•吉柯德有趣多了!不过在他故作“悲壮”和危言耸听时,可能不再有人理会,人们想抽点时间到那个很“惨”的国度去旅游,去看看。

不过,借王小石的话反其意而用之,我们是否倒可以这样说:“许许多多老实本分的‘唐慧们’正打拼实现自己的‘梦’,谁要让他们‘梦碎’,不给他们以公道和社会正义,这就是蓄意激起‘动荡’,我们决不允许!在习主席领导下全体国人将会使这些良知泯灭者功败垂成”□

2013年8月2日      

参考资料索引

1、2013年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排名

2、俄总统府、总理府公布官员财产收入 (2011.04.中新网)

3、俄罗斯的现状与发展趋势(见邢广程主编:《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09)》,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7月版)

4、王小石: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