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志学自设“话语陷阱”大观之二
2013-06-04 20:07:02
  • 0
  • 0
  • 457
  • 0

 郑志学自设“话语陷阱”大观之二

——我国《宪法》对所谓“西方宪政价值、法则”的认同和借鉴

(原创:应学俊)

郑志学一篇《不能把“宪政”作为我国的基本政治概念》,反而引来更多国人对“宪政”的充分关注、研究和普及,这大约是郑氏始料未及的。应该感谢郑志学以匪夷所思的“精彩论述”挑起这样一个话题。

郑志学认为,“宪政”一词即使赋予我们所规定的意义也不能使用,即便“社会主义宪政”也是断然不可提的,因为要谨防背后的“话语陷阱”。看起来郑氏“阶级斗争警惕性”确实很高,可谓火眼金睛,“洞悉其奸”,然而,这当然是很可笑的空穴来风。郑文漏洞百出,我们不能随便说是因其智力低下,而应该是其为文的立场和思维方式出了重大偏差所致。于是,他给自己挖下了诸多“话语陷阱”,自己掉下去而难以自拔,全文形成郑氏“话语陷阱”大观。今先说其一:“宪政”价值追求姓“资”?决不能搞?

“宪政”——制定《宪法》并系统地依宪法治国理政——作为世界政治发展历史上超乎国界而被广泛接受的事物和价值,它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有跨越国界超乎“阶级”的客观含义,绝不是简单的用所谓“社、资”而一刀分割开的。否则,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和“依法执政的关键是依宪执政”、“宪法的权威和生命在于实施”这些论述,就不会恰恰与萨托利、300年前的孟德斯鸠等相关论述出现超越时空和“阶级”无独有偶的“共识”。(参见文末相关链接)否则,请郑志学用姓社姓资水火不容的“郑氏逻辑”解释这一奇怪的现象,好吗?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不能无视事实,重搞非“社”即“资”那一套“文革”式形而上学。那早已臭不可闻了。

为了反“宪政”,郑志学玩混淆概念的把戏,把所谓“西方宪政”的“多党制、三权分立”等等各不相同的具体政治制度与有基本共识的“宪政”价值认同和追求混为一谈,进而很“方便”地以它们为大棒打向呼唤“宪政”的国人。但是,在无情的事实面前,手捏发黄的“社、资”标签的郑志学将踯躅徘徊,欲贴标签而难以下手,掉下自己挖掘的“话语陷阱”。不信请往下看。

郑志学在他的文章中,明确将“三权分立、多党制”等9项内容归入“西方自由主义政治制度”的。我们都很清楚,“价值认同和追求”与具体实践产生的“制度”虽有联系,但毕竟属于两个不同层面的范畴,前者为意识形态,后者为政治制度设计与操作,并不是同一概念——比如在同一民主价值追求前提下,各国具体制度和实践差别往往很大。正如行“宪政”也有“三权分立”的新加坡,却也多年“一党独大”,且还有很古老的匪夷所思的“鞭刑”存在,这就是具体制度及《宪法》的不同所导致的。再如美国宪法第四款:“合众国总统、副总统及其他所有文官,因叛国、贿赂或其它重罪和轻罪,被弹劾而判罪者,均应免职。”而新加坡宪法第二款却如此规定:“总统不得在任何法院任何诉讼中受到控诉。”而英美法日等国宪政也都明显有同有异,有的差别非常大——事实证明:郑志学所说西方自由主义宪政具有“确定的内涵”和模式,完全是欺人之谈!世界之大,地域之广,历史文化民族之不同,除了某些价值取向的客观趋同,具体制度如何“确定”得了?难不成“世界大同”了?——事实证明:郑志学所说西方自由主义宪政具有“确定的内涵”和模式,完全是欺人之谈。

新加坡“鞭刑”现场

我国《宪法》当然和英美日新加坡等所谓“资本主义”国家大不相同。但即便如此,也并非与所谓“西方资产阶级宪政”泾渭分明,水火不容;恰恰相反的是,我国《宪法》正借鉴和认同了较多所谓“西方宪政”的价值和法则——这也不奇怪,因为《宪法》本身就是“西方资产阶级政治”的产物。而毛泽东在领导制定这“资产阶级政治”产物之《宪法》时就说过:他们好的东西,我们应当借鉴。郑志学动辄谈社论资、玩泾渭分明贴标签的把老戏,这如何行得通?怎么不掉入自设的“话语陷阱”?不信请看——

1、中共虽宣示不搞“多党制”,但一直强调“多党合作”,并形成了著名的“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十六字方针——为什么?那就是因为“一党专制独裁”作为政治价值和制度选择已为人类政治共识所唾弃,而且也是中共曾对国民党一党专制的长期批判。郑志学能否认这一点吗?当然,至于我国多党合作实践中还存在什么问题,那是另一个话题。

2、中共宣示不搞“三权分立、司法独立”,但“权力制衡”的价值选择仍然为我国宪法所借鉴。实践中,立法、司法事实上是明确分开的(人大立法但并无司法权),侦察、检察、审判也是分开的,相互制衡的。关于司法独立,《宪法》中也有类似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若真正“依宪执政”,我国的司法也还是相对独立的。在郑志学看来,不知我国宪法中“独立行使审判权”是否也涉嫌姓“资”而要废掉?

3、郑志学还将“有限责任政府,即小政府大社会”开列在“西方宪政制度”清单上。笔者很奇怪,这也姓“资”吗?我国行政体制改革不是一直在探索这一点吗?不信?输入“小政府大社会”百度一下,官方大媒体历年来此类文章多了去了。请问郑志学,这难道也属于“决不能搞”且不允许提的?诚如是,李克强总理要请你进中南海做“咨政”或讲课了,因为李克强总理上任后的许多举措正是朝这个方向走,在郑志学看来,这可是“哎呀呀,不得了啦!搞资……啦!”

4、郑志学开列“西方宪政制度”之“新闻自由”。诚然,我国确实尚未就新闻报道等事项立法,但宪法中也明确规定了如下“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而且,公民微博爆料反腐扒粪战绩辉煌,有牢骚也可以照发,这与“前30年”相比几乎已经“自由”得上天了。虽然有时还有“文字狱”,但正在“依宪执政”不断纠正之中,这方面事实无须笔者举例了吧?而接下来的工作也就是继续“依宪执政”,包括如制定《物权法》那样的“依宪立法”等。对此,我们不知郑志学手上捏着的“社、资”标签该如何贴?郑志学为何一提“自由”二字就连忙要给它贴上“资”的标签?不是为了民主、自由,人民怎么会跟着中共闹革命?

5、郑志学开列“西方宪政制度”之第七条:“普世价值,包括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所谓现代西方价值观”——请问郑志学,除了“普世价值”概念官方未使用,其它各项有哪一项没有写入中国《宪法》?请问郑志学,我们的“社会主义”《宪法》为何要认可这些所谓“西方价值观”?要不,郑志学是不是对我国《宪法》意见很大?是否认为应该废了上述那些条款?

足见,如果“郑氏逻辑”为执政党采纳,如果搞“郑氏社会主义”,人民必将重新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今日中国早已从“文革”中涅磐腾飞,今日百姓也不是“文革”中只会跳“忠字舞”山呼万岁的百姓!郑氏谬论只不过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一股微乎其微的潜流。中国岂会开历史的倒车!

6、郑志学开列“西方宪政制度”第二条之“违宪审查和宪法法院”。我国确实没有明确的“违宪审查制度”,更没有专设“宪法法院”;但是,在习总书记高调宣示“依宪执政”后,“宪政”理念已经更加深入人心,官方虽未使用“宪政”二字,但“违宪审查”虽未建制,但已经实实在在成为正在实践中的事实。否则——

请郑志学解释:作为行政强制措施的《收容审查制度》被废除的依据是什么?为何在习总书记当选之前就已经废除了?今年,具央视新闻报道:国家即将停止执行《劳动教养试行办法》,郑志学应当清楚,此举依据不是依《宪法》审查的结果又是什么?《物权法》在争议中最终获得通过,除了民意所向,最终的法律依据不是《宪法》又是什么?郑志学对这些“违宪审查”的实践是不是感到非常反感?

我们还要请问郑志学:习总书记宣示“依宪执政”“宪法的权威和生命在于实施”——那么,假设我国通过合法程序,就是依法建立更规范“违宪审查制度”,这与《宪法》精神和胡锦涛、习近平的宣示又有何抵触?难道可以说“依宪执政”,可以依《宪法》废除违宪的法律法规,纠正违宪的司法行为,建立“违宪审查制度”就姓“资”,就大逆不道而犯“颠覆罪”?这就是“郑氏逻辑”?

7、四项基本原则”已写入中国《宪法》,习近平总书记重申:“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党领导人民执行宪法和法律,党自身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真正做到党领导立法、保证执法、带头守法”——这就确立了《宪法》作为治国理政根本大法的最高地位。我们当今所说的“宪政”也就是习总书记所说的“依宪执政”——这又如何与“颠覆……”挂上了钩?郑志学对于“宪政”恐惧什么?憎恨什么?为何要构陷国人呼唤依法治国之“宪政”的呼声?郑志学所言究竟是爱党还是害党?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从以上源于实际的分析,我们想请问郑志学:我国姓“社”的《宪法》中为何搞了很多姓“资”的东东?

事实证明,正因为作为客观存在的“宪政”价值追求有其跨时空的普遍认同,是人类长期政治探索的智慧结晶,我国《宪法》才会与各国“宪政”价值追求有着许许多多的相通之处,可谓同中有异,异中有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岂是郑志学用发黄的“姓社姓资”标签一贴了之就能分清的?郑志学说什么“‘宪政’就是反映资产阶级经济政治理论与实践的核心概念”,而从上述事实来看,如何站得住脚?非“无”即“资”,涉及“资”的就“绝不搞”,这不是文革式形而上学又是什么?可惜郑志学玩这一套只不过是拾“梁效、罗思鼎”牙慧而已。

中国历经了文革后“真理标准大讨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早已成为执政党认可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宁长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早已经进入历史的垃圾箱。而郑志学至今还在忙于从理论故纸堆中搜寻“姓社姓资”发黄的标签,思维僵化得令人惊讶,我们不知这位“郑志学”是年轻少不更事还是上了把年纪却故意抛弃“宇宙真理”之马克思主义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基本原理?

我们不否认在“宪政派”中有一些在郑志学、杨晓青看来忍无可忍的过激之词。但13亿人口的中国,有不同思想言论有何大惊小怪?兰州陈平福的“颠煽罪”都宣告撤诉了,并无“颠煽”行动之不同言论,我们还要以“颠煽”大棒去打死他而消灭思想吗?要重设“思想罪”吗?郑志学、杨晓青们听好,你们忘了“思想是不怕子弹的”这句著名的台词吗?思想、观点是靠戴帽子打棍子可以消灭、禁绝的吗?林昭、张志新、遇罗克的肉体可以被“专政”、被蹂躏、被消灭,但他们的思想被消灭了吗?

其实,国人呼唤“宪政”远没有郑志学满篇歪理说的那么复杂。天涯论坛上的一个帖子颇有代表性:“泱泱百姓所诉求的宪政,根本没有来得如此复杂,说到底,无非是对权力腐败、社会濒临崩溃绝望之余的‘限政’之盼而已!简单的愿望,被某些狗屁御用文人,搞到如此磨刀霍霍上纲上线,实在是学问之可悲、文人之可悲!”——不好意思,里面有一些不敬至此,为保持原貌未予删除。但话糙理不糙。

此为《郑志学自设“话语陷阱”大观之二》,有时间当有之三、之四或更多。欢迎郑志学反驳本文,不过别忘了“宇宙真理”之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如还是用简单贴标签形而上学的方法,那恐怕又得留下许多新的“话语陷阱”了——还是实在点,收起你那“姓社姓资”的发黄标签和“颠煽”大棒吧,“宇宙真理”还是不错的。□

2013年6月4日  

相关链接

▲ 应学俊:郑志学的“政治学”:以贴标签定真理(郑氏“话语陷阱”大观之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