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后思想解放运动主流不容“虚无”
2013-02-07 11:55:49
  • 0
  • 0
  • 145
  • 0

文革后思想解放运动主流不容“虚无”

—— 三评《对历史的自觉自信是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基石》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基石》作者无法否认这样的历史逻辑——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要实行改革开放路线,就必须打碎“两个凡是”思想禁锢;要打碎“两个凡是”思想禁锢,客观上就必须否定毛泽东有关文革的思想路线——如果《基石》作者还承认必须彻底否定文革中共这一决议的话。这与所谓“以清算‘毛泽东思想’为目的的思潮”有本质区别,岂可“虚无”?岂可鱼目混珠?

-----------------------------------------------------------------------------------------------

对历史的自觉自信是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基石》(以下简称《基石》)一文批判所谓“历史虚无主义”列出的第二个标靶是:“20世纪70年代后期,在粉碎‘四人帮’之后,又出现了一股以清算‘毛泽东思想’为目的的思潮。其突出表现在于极力贬损和攻击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全盘否定毛泽东领导时期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作用。这股政治的历史虚无主义逆流,妄图通过否定历史来否定中国共产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历史作用。”

好一个“20世纪70年代后期”,好一个被《基石》这样的历史虚无主义者任意歪曲涂抹的年代!

一、“上世纪70年代后期”究竟是个怎样的年代?出现了怎样的“思潮”?

上世纪70年代后期的“思潮”然而,只要不是患有失忆症的人都会清楚地记得,《基石》所谓“20世纪70年代后期”的“思潮”是怎样的思潮——那是文革十年浩劫后决定中国命运走向的年代,是“两个凡是”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两种执政指导思想大交锋大讨论的时代,那是在中国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打破思想禁锢“让思想冲破牢笼”的时代,那是为改革开放奠定“基石”的重要年代!但在《基石》作者看来,那只是个“出现一股以清算‘毛泽东思想’为目的的思潮”、“全盘否定毛泽东领导时期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作用”非常糟糕的年代,而对思想解放运动的实质只字不提或不愿提、不敢提。这难道就是《基石》所奉行的“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究竟谁是“历史虚无主义”者呢?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高度评价了关于真理标准大讨论这场思想解放运动的主流:“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见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至少在当时倒并未见全会对这场思想解放运动指出如《基石》所说的那种“思潮”。

据说本文第一执笔人高奇琦出生于1981年,虽为“博士、副教授”,但上世纪中国大地上那场奠定改革开放基础的著名的思想解放运动发生时,作者才3岁,尚牙牙学语。所以,作者还是应当更全面地考察历史之后,再以客观全面的“史实”占有和逻辑分析为“基石”来作文,而不是凭着盲目的所谓“历史自信”抓住一鳞半爪就仓促码字。否则,以细枝末节代替主流,盲人摸象,以为一条象腿的某部分就是整头大象的形体,这就极其容易掉入否定改革开放、否定那场思想解放运动的伟大意义,否定马克思主义灵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泥沼而无法自拔。

二、1978年前后有打碎“两个凡是”桎梏的思想解放运动,而没有“以清算‘毛泽东思想’为目的的思潮”。

简言之,发端于1978年的关于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是发生在中国大陆“两个凡是”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两种执政指导思想的交锋和大讨论,其实质是继续坚持文革路线和实施改革开放路线的争论和较量。所谓“两个凡是”,不知高奇琦能否说得清楚?——那就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必须拥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要始终不渝地遵循。

《基石》抛出“以清算‘毛泽东思想’为目的的思潮”、“全盘否定毛泽东领导时期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作用”——帽子够大的。但是,如何分清“批判文革错误思想路线”和“清算‘毛泽东思想’”,这是不容含糊的问题。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的形而上学那是文革中姚文元、梁效一类的惯用伎俩。

不管《基石》的作者怎样用“贬损、攻击、否定”这类带有明显主观色彩的贬义词汇来歪曲和“虚无”这场思想解放运动,笔者认为,《基石》作者无法否认这样的历史逻辑——中国要实行改革开放路线,就必须打碎“两个凡是”思想禁锢;要打碎“两个凡是”思想禁锢,客观上就必须否定毛泽东有关文革的思想路线——如果《基石》作者还承认必须彻底否定文革中共这一决议的话

马克思、恩格斯也从不认为凡是自己讲过的话都是真理,也不认为凡是自己做过的结论都要维护;相反,他们在晚年对自己曾经的论断多有修订或否定。为何到了讨论毛泽东明显的文革错误思想路线就成了“贬损、攻击、清算”?难不成《基石》作者要重回“两个凡是”一统天下的时代?

事实证明:不打碎“两个凡是”教条的思想禁锢,不批判与文革相关的错误思想路线,不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不能坚持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原则,改革开放就将是绝对不可能的。——否则,中共就要继续坚持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党的基本路线且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农村就必须继续搞“人民公社”,农民如搞“发家致富”和联产承包责任制仍要被批为“资本主义”遭禁止,农民也别想进城打工;私企民企仍属非法而继续遭禁止和打压,而张志新、遇罗克、王申酉、李久莲等无以计数的普通公民的冤案将永沉海底;毛泽东着意打倒的刘少奇、邓小平、习仲勋、陶铸、彭德怀等无数老一辈革命家、开国元勋就得继续含冤九泉或继续被冤屈整肃靠边站直至郁郁而终;非但如此,中国“过七八年”还要再来一次文革,中国人将不断在各种“运动”中继续大搞“阶级斗争”直“斗”到经济迅速落后、崩溃而被开除“球籍”;如果坚持“两个凡是”,中国即使形式上终结“文革”,但毛泽东有关文革的错误思想路线将继续贯彻下去……诚如是,中国能有改革开放和后来的迅速崛起吗?呜呼,《基石》的作者好一个“清算”好一个“全盘否定”!

可现在,《基石》把这一切似乎都与“清算‘毛泽东思想’为目的的思潮”、“全盘否定毛泽东领导时期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作用”挂上了钩!按《基石》作者的逻辑,似乎我们如果坚持“两个凡是”和文革那一套思想路线,那就没有“清算、全盘否定”之嫌了。这是何等荒谬!

《基石》作者们这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抓住个别现象当作“思潮”,无视文革给中国历史和人民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无视这场思想解放运动在中国发展历史上的伟大意义和必然性、必要性,丝毫看不见1978年前后那场思想解放运动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思潮”的主流,这才是地地道道的历史虚无主义。

三、文革错误路线和理论并未得到彻底批判或所谓“清算”,终使今之薄熙来之流有机可乘

其实,对客观存在的毛泽东的错误和严重后果从来谈不上“清算”。当“两个凡是”的禁锢基本瓦解后,更深一步的讨论就停止了。事实是:当全民关于张志新冤案的讨论稍微深入一些而出现“全民天问”时,就被“上面”叫停戛然而止了,邓小平教导全国公众要“团结一致向前看”、“不争论”。《基石》作者所说的那种“思潮、清算”何见踪影?

可以说,正因为对文革及其错路路线批判不彻底、不到位,未能实现真正的正本清源,所以在文革武斗重灾区的重庆,在至今还有几百冤魂萦绕的沙坪坝“红卫兵墓园”所在地重庆,薄熙来之流为博得所谓“民意”和“正统社会主义”地位,竟然轻而易举再掀类似文革的狂潮——红歌、红短信、红海洋、万人齐诵毛语录,而且从香港唱到北京几乎搅动中国,可谓让人恍若隔世,使人感到文革“又来了”。而薄熙来之流的阴谋险些得逞!这难道不发人深省吗?

薄熙来再掀“红色狂潮”

所谓“思潮”,系指在一定时期内反映一定数量人的社会政治愿望的思想潮流。作为《基石》所说的那种“以清算‘毛泽东思想’为目的的思潮”当今更加不存在。君不见,建国60周年大庆,抬着“毛泽东思想万岁”横幅的方阵依然走在游行队伍的前列;君不见全国各地兴起“红色旅游”拉动“红色经济”,重庆及其它地区大建毛泽东塑像,动辄重达几十吨,耗资上百万数百万;君不见,民间一些人甚至将毛泽东尊为神佛与佛龛神像一道供奉享受烟火,甚至数百人一起齐刷刷匍匐在地给毛泽东叩头……这倒是随处可见的另一种“思潮”,哪里有《基石》所言的那种“思潮”呢?又有多少人系统地“清算‘毛泽东思想’”呢?我们真正该警惕的“思潮”究竟应该是什么呢?

四、为何似乎还有《基石》作者担心的所谓“清算”现象?

诚然,也有一些学者、公民看到有人千方百计为毛泽东有关文革错误思想路线和理论辩护,导致时过境迁的一些人和更多年轻人对文革谬误和严重危害认识不清,当今大多数青年几乎不知“文革”究竟为何物……终使薄熙来一类人有机可乘重新掀起对毛的个人崇拜、个人迷信“思潮”,变着法儿否定改革开放以突出自己的正统“社会主义”,打着毛旗号干着反党反人民的肮脏勾当。

正是薄熙来之流及其拥戴者打着毛旗号的倒行逆施,才引发一些人再次对毛有关文革的思想路线进行理性反思——为何薄熙来之流最热衷高举毛大旗?为何一旦拉大旗作虎皮就能迅速忽悠百姓骗取民心?这不值得深刻反思吗?即使如《基石》作者认为有“清算”之嫌或过分之处,它们微乎其微的影响力能和主流媒体及官方的影响作用相提并论吗?他们的人数能与跪拜于毛塑像前或新的“红海洋”成片的人同日而语吗?是薄熙来之流掀起的个人崇拜极左狂潮更像“思潮”还是一些人对文革的理性反思更像“思潮”?难道举国一片再次掀起对毛“个人迷信”狂潮而绝无例外,《基石》作者就放心了,这就没有“危险”了?真正的危险在哪里?《基石》的作者知道吗?

笔者以为,如果用同样也反对所谓“历史虚无主义”的秦晓鹰先生的话来提醒高奇琦等《基石》作者应该更具说服力,至少这位秦晓鹰先生多少还有些历史理性和求实精神,秦晓鹰在批完“历史虚无主义”后这样坦诚说道——

在我们为那种否定中华民族光荣与梦想的历史而痛心疾首之时,也应该想想我们自己给后人曾留下了什么,想想我们的言行是否就是一种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当我们把一个又一个历史真实掩盖起来,当我们把一个又一个解释真实历史的机会拱手让给他人,当我们自己都对那些脱离实际脱离国情脱离世界并在真实性上大打折扣的历史心存疑惑时,我们能有效地喝退历史虚无主义吗?

秦晓鹰先生在分析所谓“历史虚无主义”现象的成因时说得更直接也更符合实际:“在这些原因之外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正史不正,信史无信。”笔者奉劝《基石》作者们不要搞取其所需的“历史虚无主义”,而应该坐下来冷静客观地认真反思了。

此为“三评”。如有时间还可继续讨论。□

2013年2月7日  

参考文献资料

▲ 应学俊:究竟谁在“虚无”历史?——一评《……基石》

▲ 应学俊: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历史岂可“虚无”?——二评《基石》

1、秦晓鹰:中共党史如何修?(另题:我们如何喝退历史虚无主义?

2、新华网:历史拐点:真理标准大讨论

3、中国经济周刊:中国改革开放30年最具影响力的30件大事

4、应学俊:重庆“红卫兵墓园”与“唱红”(图/文/视频)

5、应学俊:我们应当怎样“尊重毛泽东”?

6、《求是》:对历史的自觉自信是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基石(上海市…研究中心 / 2013.1.1.)      

7、梅宁华:旗帜鲜明反对历史虚无主义(2010.5.22.)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