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是可以“造”的吗?
2013-01-23 16:55:05
  • 0
  • 0
  • 102
  • 0

舆论是可以“造”的吗?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真正的“舆论”是客观存在,是“造”不出来的。所谓“造舆论”与“官方舆论场”一样说不通。倘若制造出来的,便不可称为“舆论”,而应称为某些人单方的“宣传、诱导”,岂可用单方面“宣传”强奸公众舆论?“舆情观察”很重要,但“舆论”岂可随便“造”?

笔者这一话题从何而来?缘于毛泽东一段著名的语录:“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毛为何说出这番话来?

话说1962年9月,全国性大饥荒刚刚过去,中共中央召开八届十中全会,毛憋着一肚子气大讲阶级斗争,批“包产到户”批“翻案风”。据百度介绍:因李建彤写的小说《刘志丹》遭到某几个人的反对,康生向毛汇报了此事,会议期间康生递一张字条给毛,书曰:“利用小说搞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毛在会上念了这张条子,然后总结性地说出上面那番话来。此一说无异于给小说《刘志丹》定了案。于是会议开始追究《刘志丹》的“幕后策划者”——刘志丹的战友、前中共西北地区领导人、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和国家经委副主任贾拓夫等都被作为主要嫌疑,中共中央由此成立康生为主任的“清查习仲勋等同志反党活动专案审查委员会”。本欲将习仲勋置之死地,经周恩来斡旋,习仲勋被“找个安静的房子,住在那里学习”——直至16年后的1978年,才被重新启用派任广东封疆大吏,开创改革开放先河。

以上似乎有点扯远了。《刘志丹》一案说来话长,暂不表。单说说“造舆论”一说。

一、什么叫“舆论”?舆论是可以“造”出来的吗?

笔者虽心里明白“舆论”的意思,但出于严谨,还是查工具书考证了一下——所谓“舆论”,是指“公众的意见或言论”。可若按此定义,“造舆论”就说不通,不可能了——“公众的意见或言论”如何“造”得出来?虽工具书上也说定义有多种说法,但窃以为如上定义还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来看看“舆论”这一概念在当今实践中的应用与定位。

比如当下,政府已经很关注公众“舆论”了,都设有“舆情观察室”一类机构。请问:他们观察的对象是“造”出来的“舆论”吗?自然不是。他们所观察的正是符合“舆论”基本定义之“公众的意见或言论”。诚如习总书记昨日关于“有腐必反,权力入笼”的讲话振奋人心,但那不是“舆论”,而今天公众对习总书记这一讲话在自媒体上众声喧哗的反应,这才是“舆论”,那是“造”不出来的。这便是论据之一。

再如,现在有“舆论导向”一说。我们想一想,谁“导向”?自然是官方,非官方哪有强势能力和工具来“导向”?而被“导”的是什么?恰恰是真正的“舆论”——亦即“公众的意见或言论”,而绝不是引导“造”出来的那个被称为“舆论”的东东——自己制造的“舆论”何须“导向”?这是论据之二。

又如,当今比较在意“舆论监督”。那么这个“舆论”是指什么呢?是官方“制造”的那个被称为“舆论”的东东吗?肯定也不是,自然也是指地地道道来自民间“公众的意见或言论”。这是论据之三。

论据大约够了。因此我们可以说,“舆论”是“造”不出来的,所谓“造成舆论”一说是不通的。如果是制造出来的言论,那就不可称作“舆论”,而应称为官方或某些人单方面的“宣传、诱导”。过去一直有一种说法,说“广播电视是重要的舆论阵地、舆论工具”,看来此说也是不通的。因为在中国,约99%的广播、电视都是官办的、政府办的(凤凰卫视、阳光卫视等非官办),这个阵地可不是“公众意见和言论”自由表达的场所,所以他们压根儿算不上“舆论阵地”,而是名副其实的“宣传阵地、宣传工具”,用过去的话说那叫“×的喉舌”。尽管当下在这些“宣传阵地、宣传工具”上也会有一些表达公众意见的内容,但那是经过严格审查同意“放”出来的部分声音,仍然超不出官方需要和他们把握的尺度(笑称“庹”),因此还是跳不出“宣传阵地、宣传工具”及“×的喉”这一定义。退而言之,即使官方宣传是伟大、正确的观点或事实,那还是一家之宣传,怎能符合“舆论”之定义?

再比如,光明网、中国网等网络官媒的博客、微博,在“宪政与行政法治”作为高校国家级重点学科设置的情况下,在“中国宪政网”、“世界宪政网”等多家宪政主题正规网站一直正常运行的情况下,在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发表有关“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的讲话后,不知出于哪位“上峰”指示,仍公然将“宪政”和论及宪政的文章设为“禁止”的内容,甚至将“毛泽东、公开信”等词语都明白设置为微博“禁止”谈论的话题(以下截图为证),我们能将官媒视为“舆论阵地”吗?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是跳不出“宣传阵地、宣传工具”的框框,在舆论管控方面多有违宪违法,与真正意义上的公民自由表达、众声喧哗的“舆论”很难挂边。

诚如本文,应当没有违宪违法言论,若强势官媒互动版块对本文能不屏蔽不删除(并不奢望推荐至某栏目),那就说明现在真的开始“依宪治国、依宪执政”了。但愿能获得令人欣慰的证明,看到官媒的如此进步,让官媒向真正的“舆论场”迈进一步,而使纯“宣传工具”的性质稍少几分。

禁止谈论“宪政”的微博截图

“造舆论”一说以讹传讹,若从1962年算起,已讹传整整半个世纪了。

中国实在是一个不大讲究逻辑的国度,一些“专家”乃至大人物对概念、判断等思维规律往往不屑一顾,“大概、差不多”张口就来,待出现歧义后再做解释时,那可就看谁的嘴巴大谁就有理了。不过毛泽东也还是明白的,他在说过“造舆论”后,紧接着补充说道“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这就对了,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那显然就与“舆论”不沾边,因为那不是众声喧哗的“公众意见和言论”,而是一家独言之“政治宣传教育”。所以,“造舆论”一说是不能成立的;“舆论”是客观存在,是众声喧哗,是造不出来的。“造”出来的所谓“舆论”只能是“伪舆论”,或者是陈胜在大泽乡和刘邦在沛县干过的那种假造天意“造声势”的玩意儿——作为手段,也有一些作用,但那与“舆论”岂可混为一谈?“舆论”永远出自民间大众。

二、现在仍在“造舆论”,换了个说法美其名曰“舆情引导”

尽管官方心里也清楚什么是真正的“舆论”,但由于受“必先造成舆论”教导影响多年,某些领导仍乐此不疲做着“造舆论”的事,因为“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似乎说出了一条“客观规律”——其实那也确是规律,只是不可称为“舆论”罢了。若把单方面“宣传诱导”“造声势”称为“舆论”,这实在是对真正公众舆论的强奸和玷污。殊不见上世纪50年代,官媒“造舆论”可谓多矣,诸如“亩产万斤、十万斤粮”“棉花堆得比天高,凑上太阳吸袋烟”等等;还有两年前重庆官媒“造”出“唱红歌使多年不孕的妇女怀孕,使癌症病人止痛,使抑郁症康复”等等,至今落下笑柄贻笑坊间……看来,如热衷于“造舆论”,肯定是误国害民的自欺欺人。“舆情观察”很重要,但“舆论”岂可随便“造”?

一些人害怕真正“舆论”的压力,于是想出了“舆论引导”的招,想把舆论“引导”到自己意愿中来。有人颇会“创新”,设置了“舆情引导员”队伍,命他们在网络上变换马甲“制造”各种某些人希望成为“主流”的“舆论”,或跟帖,或发文,这些人被网民戏称“五毛”。一开始笔者以为这大约是网民对某些人的调侃甚至污蔑,后来有人揭开内幕,原来他们正是某些部门正儿八经设置的“舆情引导员”,人数之多有的地方竟上千上万。这就是“造舆论”啊!呜呼,连莫言对“你幸福吗?——我姓曾”这类“造舆论”的舆情引导都嗤之以鼻了。如此“引导”倘若成功,那还是“舆情”吗?难道这也是一种“正能量”?

三、如此“舆情引导”自欺欺人,必成为误导公众、误导领导决策的“杀手”

如果这样的“舆情引导”成功,再加上网络官媒对某些思想言论的严防死守取其所需,那么真正的“舆论”还能看见吗?高层领导面对并未反映实际的“舆情”去考虑决策,难道不会如1958年那样走偏出错吗?毛泽东当年不也是或多或少被这些“舆情”引导而看不见饥荒的来临却为农民粮食多得无处存放而发莫名之“愁”吗?历史真是不讲情面的,然历史教训岂可遗忘!

比如目前:尽管习近平总书记已发表了关于“依宪治国、依宪执政”的重要讲话(昨又有“有腐必反,权力入笼”振奋人心的宣示),官媒迫于形势热闹报道一阵后,恰又出现“南周事件”;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舆情”状况:

——“舆情引导员”换上各种马甲在网络上跟帖或发文骂“宪政”骂“南周”,某些官方网络媒体又禁止网民谈“宪政”等所谓“敏感话题”,使一些网民被“引导”谈风月娱乐八卦柴米油盐钓鱼岛,出现反腐可论,“宪政”免谈的怪现象,使习总书记“依宪治国、依宪执政”“权力入笼”的宣示似乎孤掌难鸣;

——某些官媒对网民关于宪政的微博、文章围追堵截,强势删除、屏蔽、压箱底,而“放出来”的却是不支持宪政也避谈“依宪治国、依法治国”的“五毛”言论;在强势官媒的行为影响下,某些民间大媒体出于自身利益或被裹挟也吓得不敢放行有关支持“依宪治国”和论及“宪政”的理性探讨言论;

——进入2013年以后强势官媒互动版块上真正的“舆情”并未显示有多少支持习总书记讲话的言论、文章(如笔者多篇理性谈论宪政的文章,某些官媒见之则删),而非强势官媒的真正舆情能让上层领导关注到的几率又有几何?尽管习总书记关于“依宪治国”、“权力入笼”无疑是一种“宪政”思维,但由于“舆情引导”和“严防死守”,于是强势官媒“舆情”显示公众对于依宪执政之“宪政”似乎并无太多热情,似乎“依宪治国、依宪执政”“权力入笼”是习总书记个人的一厢情愿……

这样的“舆情”难道不是对领导的欺骗和误导吗?上层领导倘若相信了这样对“依宪执政”不冷不热的“舆情”难道不也会做出错误的判断和决策吗?这样的"舆情引导"难道不是自欺欺人、误导公众也误导领导决策的“杀手”吗?

呜呼,舆论不可“造”,“制造”和“诱导”出的便不是“舆论”。宣传就是宣传,不可用“宣传”强奸舆论!“造舆论”还要贻害多少年?

2013年1月23日  

参考文献资料

1、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2、习近平:在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3、习近平: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1月22日)

4、我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宣称“中国不存在所谓新闻审查制度

5、应学俊:光明网等官媒舆论管控批判

6、应学俊:“官方舆论场”一说很不靠谱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