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网等官媒舆论管控批判
2013-01-21 22:10:21
  • 0
  • 0
  • 78
  • 0

光明网等官媒舆论管控批判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如此明白告知公众“禁止”谈这样那样的话题,对公民思想言论不是依宪依法而是凭好恶和自己的价值选择想删就删,足见“光明网”等官媒的管理者们对某些言论“严防死守”的禁锢何等肆无忌惮!在他们心目中哪有《宪法》及相关法律的地位?哪管《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的表达权?

“批判”者,兼有评论、批评之意也。与下文中毛泽东所用“批判”之意大约尚不可等同。

现在我们知道,1957年《人民日报》七一社论为毛泽东亲自操刀,题曰《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文章不仅点了“文汇报”的大名,也点了“光明日报”的名,文章开头如是说:“自本报编辑部六月十四日发表《文汇报在一个时间内的资产阶级方向》以来,文汇报、光明日报对于这个问题均有所检讨。”笔者相信“光明网”、“中国网”等官媒领导、同仁如今再读此文,一定会“倍感亲切”,对那个“舆论一律”的“峥嵘岁月”重温历史多少还有点记忆吧。本文恰也评说“光明网”等官媒舆论管控问题,故斗胆套用毛这篇文章的题目格式了,因为“光明网”等官媒的舆论管控“方向”似乎也出了点问题吧。

一、网络官媒对言论禁放取舍,不存在“我的地盘我做主”绝对权力

“光明网”等官媒既然办互动性博客、微博等,其目的自然应当是广开言路,体现宪法第三十五条关于“公民有言论、出版……自由”。但他们对博客、微博涉及某些话题的言论——如某些时政话题和“宪政”之类甚至“毛泽东”的名字却严防死守,不让出现,要么就“删”你“蔽”你没商量,禁言。殊不知,此种做法是违宪违法,令人齿冷的。笔者认为,这有点丢中国的脸,故而论之。

也许有朋友认为“谁的地盘谁做主”——媒体管控“自己的地盘”自然有权删除它不认可的言论。此话看似有道理,但只说对了一半。如果不是“官媒”,而是某公民个人出资自办媒体,当然可以有这样的权利,因为那确是他个人拥有的“地盘”。

然官媒不可如此。因官媒由政府出资,用的是纳税人的血汗钱,甚至代表政府和执政党的立场。所以官媒对舆论的管控就不能是凭个人好恶,而必须依宪、依法而为。对并非造谣、恐怖等违法言论或语言逻辑混乱不清毫无价值的言论就不应禁止,无权禁止(至于推荐还是让其“压箱底”不露头,那自然由官媒倾向决定)。如动辄这禁止那禁止,那还要办互动性媒体作甚?如此,怎样广开言路?如何体现民主?如何保障公民依宪享有的言论自由表达权?纳税人凭什么要养活剥夺他们言论自由权利的官媒?

既然是官媒,我们就以官方话语体系、标准和逻辑而论。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郑重重申《宪法》条文:“……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不知“光明网”等官媒是否在《宪法》所规定的这些社会组织之列?不知“光明网”等媒体的“上峰”是否更应带头遵守《宪法》和相关法律?对于舆论管理还要不要依宪、依法?难道官媒领导等管理大员的嘴巴就是“法”?对公民言论可以要删就删要禁就禁?习近平总书记所言:“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不知官媒领导、管理者如何理解习总书记的讲话?如果“光明网”等官媒是奉“上峰”旨意管控舆论,那么,不知那位“上峰”如何看待习近平总书记的上述讲话?

二、既然要舆论“唯吾马首是瞻”就别标榜“知识分子精神家园”

如果非使博客、论坛尽发表官媒爱听、认可的言论,发表言说要“唯吾马首是瞻”,那还要办互动性博客微博媒体干嘛?官媒自己独自言说不就结了?

但官媒若总是独家宣示自言自语大概又太过单调乏味,毫无“民主”氛围,更不像个“舆论场”;于是,互动性博客、微博还是要办的,大势所趋。可既要表现出“言论自由”的“民主”氛围,又要公众都按自己所允许和好恶的“尺度”说话,怎么办?——严防死守,允许你说东你就别说西。然而这算什么呢?比如“光明网”办的博客名为“思想博客”,宣示的定位和宗旨非常动听——“知识分子网上精神家园 权威思想理论文化网站”,但对于自己不喜欢、不认可的言论却格删勿论,实行“舆论一律”,这难道不贻笑大方吗?

执政党一再号召“思想解放、理论创新”,但光明网及中国网博客等官媒却对自己不认可、不爱听但又绝不违法的某些思想性评论一概禁言,这如何与党中央大政方略保持一致?笔者以为,光明网的办站宗旨依客观实际如改为“与我一致者精神家园 唯我好恶是瞻文化网站”才名副其实。笔者总感觉,某些人是不是还留恋着1957年和文革时期为标志的那样一种“舆论一律”时代而厌恶百花齐放呢?不知“光明网”等官媒是否读过你们所崇敬的卡尔•马克思写于1842年的《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怎么笔者觉得马克思似乎在说着一个半世纪以后当今的某些情况?

这方面,“光明网”及“中国网博客”等官媒倒不如“环球博客”了,“环球”的倾向性固然是明显的,但对于不符合他们观点和口味的言论删文倒并不很多,而是采取“压箱底”的办法来对付。对此我们虽有所不屑,但尚可理解,也算是尊重官媒“地盘做主”的管理权吧。这至少倒比“光明网”等标榜的“知识分子精神家园”要宽容、合理些许。

三、“光明网”等官媒舆论管控的内容、方法值得认真反省

1、“宪政”成为“光明网”等媒体禁止谈论的话题,岂不怪哉?

请看“光明微博”一例:只要你在光明网微博言词中有“宪政”二字,人为设置的“系统”就会先替你删除那两个字,然后明确告知你该话题“禁止”,请你修改重发,请看截图:

如此明白告知公众“禁止”谈这样的话题,足见“光明网”管理者们对某些言论的禁止是如何肆无忌惮!在他们心目中哪有《宪法》及相关法律的地位?哪管《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的表达权?看来,所谓“知识分子精神家园”的确只是装潢门面说说好听罢了,谁当真谁就是弱智。

禁言然而,“宪政”是反动的吗?是违宪违法的话题吗?“光明网”如何看待由国家级重点学科——中国人民大学宪政与行政法治研究中心创办的“中国宪政网”、武汉“宪政中国网”等相关网站一直在运行呢?如何看待诸多研究“宪政”和宪法学的学术论文在媒体上一直有发表呢?习总书记说“依法执政就是依宪执政”、中央已依《宪法》提出年内停止执行“劳教制度”的建议,这不都是“宪政”吗?甘肃兰州检方撤销对陈平福所谓“煽动颠覆……罪”的起诉,这不也是依宪执法实施“宪政”的结果吗?专题的宪政网站、论文可以存在、发表和传播,“光明网”及“中国网专家博客”等官媒依何法律有何权力禁止公民尤其是在“知识分子精神家园”讨论“宪政”呢?难道我们重回“舆论一律”的年代了吗?如此禁锢公民思想言论何谈“解放思想、理论创新”?这难道不值得批判、反省吗?看来“依法治国”、“依宪执政”阻力确实不小。

如果笔者仅以上述一例评论“光明网”等官媒的舆论管控,就显得太小题大做了。

2、在“光明微博”等官方网络媒上不仅禁言“宪政”,竟然连“毛泽东”“公开信”等等都成为禁止的话题(笔者用汉语拼音代之,发出了,笑话!),这是不是太过滑稽?是不是太丢中国的脸?这就是所谓的“官方舆论场”的作为?尽管“官方舆论场”原本就是一荒谬的伪命题,但权威官媒某专家仍有“打通官方、民间两个舆论场”之说——目的却只是让互联网成为官民对峙的“减压阀”,此说固然可笑——然即便如此,“光明网”等官媒就这样“打通官方、民间两个舆论场”吗?

笔者皆有截图留存为证,恕不一一上传。笔者疑惑:“光明网”作为“中央网络媒体”的管理就这水平?这就是曾经“荣获文化新闻类第一名”殊荣的中国优秀网站?“光明网”就是如此实现“中央对光明日报、光明网的定位”(百度介绍语)?

3、一段时间以来“光明网”等官媒禁止那些思想言论?

我们看看“光明网”和“中国网专家博客”等官媒禁止了哪些言论,便可知道他们不仅违宪违法部分剥夺公民表达权,而且可知他们“禁言”的是哪些内容,一探其中“奥妙”。以下为不完全举例(最近屏蔽或删除的文章在前,光明网以及其它官媒屏蔽、删除的未一一注明所在网站,但“光明网”屏蔽和删除的占大多数,可点击查阅在其它网站发布的情况)

1、《反思:新中国艰难“宪政”之路》(转载中青报2003年文章,笔者稍加注评)

2、【视频与简评】最后的“劳教”(另见:博客中国博客日报等)  

3、《解码“宪政梦”(上)》(另见:共识网凤凰网影响力中国等)  

4、《解码“宪政梦”(下)》(另见:价值中国环球网)  

5、《面对南周风波 “环球”必须反思》(另见:影响力中国共识网博客日报等)  

6、《宪政“国情论”可以休矣——兼与喻中教授商榷》(另见:环球网凤凰网等)  

7、《应在法治框架内处理“南周事件”》(另见:博客中国环球网影响力中国等)  

8、《司马南们最后的稻草》(另见:新浪博友转载)  

9、《三十六计新解:薄氏借尸还魂》(另见:博客中国等)  

10、《重庆“红卫兵公墓”与“唱红”》(2012.4.12.)(另见:凤凰博客正义网法律博客等)  

(以下不再做链接,皆可搜索到)  

11、《莫言:“魔幻”与矛盾的漩涡中(续)》  

12、《杜撰“官方舆论场”的负效应》  

13、《试问张维为:到何种程度才能“服人”?》(2012.5.18.)  

14、《〈环球时报〉主编必须认真反思》(有关“适度腐败轮”/2012.6.4.)  

15、《当打出“共同富裕”闪光诱人的旗号》(批薄氏文/2012.3.25.)

其实凤凰网、价值中国、共识网等等管理都很严格,甚至过分,也删除过笔者几篇文字。但远不能与“光明网”、“中国网博客”的严防死守、禁锢思想言论的程度同日而语。

4、八卦图文在光明网成重点推荐之“今日关注”——如此“知识分子精神家园”?

以上所列被禁言删除的文章并未囊括所有,这些显然说明“光明网”、“中国网博客”等网络官煤的管理是无须依宪依法的,也无须考虑执政党中央关于“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理论创新”的要求。但有趣的是,光明网对于诸如《朝鲜女孩最渴望嫁啥样的如意郎君?》、《被打被摸,谁为“裸体替身”维权?》一类八卦性图文却以浮动广告的方式隆重推荐,广告标题竟赫然提示:“今日关注”(见1月21日浮动推荐)。这似乎在暗示我们:“风月谈、八卦谈”是自由的,保险的,莫谈国事吧……呵呵,这品味可真的不低。

诚然,现在毕竟不同以往了,上述图文信息也没啥不可传播的,但作为“重点推荐”,笔者疑惑了:这难道就是所谓“知识分子网上精神家园”的“思想理论文化网站”?这就是官媒党媒之光明网“新闻视野,文化视角,思想深度,理论高度”定位的体现?这难道就是在“引领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光明网”就希望知识分子多多“关注”八卦风月而非国计民生更重要的议题?哦,如此“知识分子精神家园”!

四、结 语

笔者要说明的是:并非“光明网”等某些官媒屏蔽或删除了笔者上述一些文章,于是在这里发发牢骚——因为在互联网Web2.0时代,读者也许已经看到上述文章早在别处发布,点击少则几百,多则成千上万,有的篇目已被广为转载——甚至《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即使“光明网”等网络官煤封了笔者博客ID也没啥,因为思想是打不死关不住的,更何况并不违宪违法的思想言论?《国际歌》唱得好:让思想冲破牢笼……在某些官媒党媒“严防死守”时,其实许多思想言论早已插上翅膀跨越省界、国界,被接力棒般地传递着,人民自会有他们的鉴别力,而如果真有胡说八道之论自会遭到“拍砖”而消失在互联网信息海洋之中,一如毛泽东说过“我们应当相信群众……”;而如果是违宪违法的言论甚至造谣诬陷,那作者自然也早就遭到法律问责和制裁了。何须如此拙劣地“严防死守”?

笔者写此文,只是想敦请“光明网”以及“中国网博客”等官媒党媒或者包括他们的“上峰”反省一下:既然不是个人自媒体,官媒其行为是代表政府甚至执政党的——那么,《宪法》在他们心目中是怎样的位置?我们还要不要“依法治国”“依宪执政”?“光明网”作为社会组织还要不要在《宪法》范围内活动?某些官媒党媒如何看待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公开发表的关宪法的重要讲话?怎样与执政党中央的大政方略保持一致?这已不仅仅是一个舆论管控的问题了。

不仅《宪法》赋予“公民有言论、出版……自由”的权利,而且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2013年1月4日如是回答外国记者:“在中国不存在所谓新闻审查制度,中国政府依法保护新闻自由,也充分发挥了新闻媒体和公民的舆论监督作用。”而“光明网”等官媒如此禁锢公民思想言论,部分剥夺公民言论表达权,甚至公然把毛泽东、宪政、甚至“公开信”这些客观事物、人名列为“禁止”言谈的话题,这是否在打外交部以及中国政府的耳光?这是否让中国丢脸?我们如何爱惜国家的名声?

“光明网”等官媒舆论管控“依宪执政”的法治意识如何?媒体管理方向、举措、指导思想水准如何?这些难道不值得很好反省与批判吗?建议“光明网”等官媒尤其是网络官媒响应习总书记号召,再次认真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习总书记相关讲话,重温马克思的《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我们相信在十八大后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及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官媒尤其是网络官媒在舆论管控方面大约也不会凌驾于依法治国”“依宪执政之上的;否则,习近平总书记所言“党自身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真正做到党领导立法、保证执法、带头守法”,“捍卫宪法尊严,就是捍卫党和人民共同意志的尊严——这些岂不成了空话?

2013年1月20日

习近平总书记发表关于依宪法治国的重要讲话  

参考文献资料

2、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3、习近平:在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4、我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宣称“中国不存在所谓新闻审查制度

5、马克思: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

6、应学俊:“官方舆论场”一说很不靠谱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