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先生令人惊悚的“真话”
2012-06-08 13:03:00
  • 0
  • 16
  • 2379
  • 0

宋鲁郑先生令人惊悚的“真话”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旅法写手宋鲁郑说:“中国的腐败仍然相当严重,一旦真的曝光,将严重动摇整个社会对执政党的信心,必将引发社会动荡,从而危及执政的合法性。而且官僚体系本身也无法承受和接受。而当前中国还是要依靠这个利益集团本身进行治理、掌控和推动改革与发展”。宋氏这番“真话”是否令人惊悚?但以此作为“允许适度腐败”的理由是可以立论的吗?

偏安法国的写手宋鲁郑先生在发出《〈环球时报〉为什么错了?》第二天,继续为《环球时报》“适度腐败论”辩护,说出了一些令人惊悚的“真话”,值得玩味和分析。

一、宋鲁郑说:官员财产一旦曝光,将危及执政党“执政合法性”

宋鲁郑先生最近在《财产申报制离中国还有多远?》一文中,宋鲁郑承认“官员财产申报是全球公认的、有效的反腐败手段”。但在解释中国这一立法十多年无法实现的原因时,宋鲁郑分析了几点,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却令人惊悚:“中国的腐败仍然相当严重,一旦真的曝光,将严重动摇整个社会对执政党的信心,必将引发社会动荡,从而危及执政的合法性。而且官僚体系本身也无法承受和接受。而当前中国还是要依靠这个利益集团本身进行治理、掌控和推动改革与发展。”

相信初见这段话的某些朋友可能会目瞪口呆——宋鲁郑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于是我们明白,宋鲁郑与《环球》为什么鼓吹“允许适度腐败”了:因为反腐败有力手段之“官员财产申报公示”一旦立法实施将危及执政党“执政的合法性”——这里的潜台词是:执政党的官僚体系已经整个儿腐败了,仅仅是没有完全曝光而已;一旦曝光,一个腐败的政党其“执政的合法性”自然会受到质疑、挑战,其执政地位自然会产生动摇,官僚体系“无法承受和接受”,于是会引起动荡,影响国家“稳定与发展”。所以目前要“允许适度腐败”,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应当缓行,等待着“发展”,这是为了党、国的利益。宋鲁郑是多么爱这个党和国啊!处处为“党国”着想。

宋鲁郑接着坦言:中国还要依靠这个腐败的“既得利益集团”之执政党及其官僚体系来“进行治理、掌控、推动改革与发展”。——在这里,宋鲁郑等于在说:一个腐败的执政党,我们却要依靠它来治国、掌控。我们实在想不通,宋鲁郑是在变着法子骂党、害党呢还是爱党?这就是宋鲁郑的“真话”?

窃以为,曾供职过地方政府发改委、现任山东省海外交流协会常务理事的宋鲁郑恐怕是党的人,俺小老百姓可不敢这么说呢。因为国民党正是因为腐败才垮台的,我们反腐败就反腐败,怎么敢将当今中国执政之共产党说成是腐败的“既得利益集团”呢?我们怎么能说“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写入宪法的呢?在宋鲁郑的眼里,执政党已经整个腐败了,腐败到动手术医治都不敢随便下手了,然而就是这样“腐败”的执政党领导中国实现了令世人瞩目的“崛起”,所以要连同腐败一起保护好这个执政党。——这就是宋鲁郑令人惊悚的“真话”?这就是宋鲁郑的逻辑!这就是宋鲁郑为《环球时报》“适度腐败论”所做的绝妙诠释!不知宋鲁郑算不算《环球》的专家团队一份子?

二、宋鲁郑说:党即是“国”,“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

宋鲁郑说:“有人曾说:‘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其实在中国现在的条件下,亡党就是亡国。党在国在,党亡国亡。”真是新鲜的“真话”啊,我们不得不玩味玩味。我们知道,“国”有两种含义,其一为祖国,是自古以来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国度,不论谁执政;其二是“国家”,列宁的界定很直接:“国家是一定阶级的统治机关”,是“进行阶级统治的工具”。宋鲁郑这里的“国”无疑是指的第二层含义,因为只有第二层含义才能解释宋鲁郑所言“党在国在,党亡国亡”,党即是“国”。笔者听到宋鲁郑这番言说真觉得很耳熟,稍稍一想,不禁想到历史上、电影中蒋介石曾开口闭口“党国”要求官员士兵“效忠党国”,没想到宋鲁郑也正式将党、国混为一谈并鼓吹及“党国利益至上”了,且宋鲁郑也一定是非常效忠他所言之那个“党国”的。这也是令人惊悚的“真话”?只是中共高层不知是否同意这样的说法?

然就在笔者写此文的时候爆出新闻:“刘志军案再起波澜,中铁电气化局集团总经理刘志远已于上周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于是笔者想到是否该问问《环球时报》和宋鲁郑先生,又查处了一个腐败官员,但不知是不是在“民众允许的程度”之内?老这样抓腐败是不是影响执政党的“执政合法性”?我们究竟是该“妥协”还是对腐败绝不妥协见一个抓一个,并且从制度改革层面努力遏制前腐后继?除了《环球》和宋氏,谁人能把握这个分寸啊!

三、宋鲁郑说:面对腐败我们只有“妥协”

那么,面对腐败我们怎么办呢?宋鲁郑给出了答案,两个字:妥协!而且这是“明智之举”。请看宋鲁郑的结论:“因此,中国只能在打击腐败、推动发展和逐步完善之中进行妥协。其实从国内外的经验看,也实是常态和明智之举。”宋氏在这里耍了似是而非滑头:在三者之中妥协?明眼人一看便知,宋氏所言是指在“打击腐败、推动发展、逐步完善”三者间玩平衡;说到底,实际上说的是与腐败妥协。妥协的理由自然是本文开始所引宋鲁郑的原话,那就是因为当前中国还是要依靠这个已经腐败了的“利益集团本身进行治理、掌控和推动改革与发展”。笔者越看越糊涂,宋鲁郑是在骂党还是爱党?抑或给党喝三鹿奶粉?这就是宋氏“真话”?给中共如此定性了?

直接将当今执政党称为“利益集团”且已经腐败了,这应当是宋鲁郑公开的首创,其所讲“真话”着实令笔者惊悚。宋鲁郑就是这样爱这个“党国”的——一面定性当今执政党为腐败的既得利益集团,一面却要维护它执政的“合法性”,为了维护这个“合法性”,所以我们要与腐败“妥协”,“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的立法自然动不得,必须缓行。呵呵,只是中共高层恐怕不会接受如此“宋氏逻辑”和观点。

四、宋鲁郑言之凿凿:与腐败“妥协”的理由

“说真话”同样也是《环球》的口号(在“真话”的旗帜下同时营销谬论)。然而,真实的未必是正确的——正如强盗说“我有刀枪敢杀人,我就是要掠夺你,咋的?”这也都是“真话”。但这是应当连同说话者一同被消灭或被惩治的“真话”。窃以为,宋鲁郑这里的“真话”以及《环球时报》的某些“真话”属于此类。

有了“党即是国”的前提,就有了“党国利益至上”的前提,因为“官员财产申报是全球公认的、有效的反腐败手段”,但现在实行它将危及执政党“执政的合法性”,即危及“党国利益”,于是宋氏必须找出支撑他的“与腐败妥协论”之论据。

宋氏找来了往日博文中曾三言两语引用过的关于法国与台湾军售过程中出现的“拉法叶舰”腐败案而最后似乎不了了之的例子,来说明法国为了维护“国家利益”而与腐败“妥协”不配合台湾的调查。然而这是不值一驳的。众所周知,历史上有许多案件扑朔迷离,成为悬案。宋鲁郑用一个扑朔迷离的案件来说明自己推销的似乎普适的“腐败妥协论”,这无疑是在玩弄其惯用的抓住一点不及其余搞虚假论证片面论证的诡辩术。正如《环球》和宋鲁郑都强调的,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那么判断一个国家的腐败与否是根据一两个或两三个案件还是看一个国家官员总体的廉洁度?香港、台湾都曾爆出或大或小的腐败丑闻,但缘何在世界各国官员廉洁指数排名中,香港排在第12位,法国排在第24位,台湾排第43位,而中国大陆排在第75位?(此排名中国官方曾引用)。这些,宋氏是不会全面论及的,因为对其立论不利。

宋鲁郑与《环球》鼓吹“与腐败妥协论”和“允许适度腐败论”的另一个理由,是各个国家都曾有腐败严重的时期,所以中国的腐败高发是正常的、必然要经历的“痛苦”,所以国人对反腐败不要期望值过高,也不要因腐败现象而“痛苦迷茫”。这个逻辑是非常荒谬不值一驳的。任何国家都必然是在腐败发生且越来越严重时考虑到有利于打击腐败的变革。那么请问:中国目前的腐败还没有迫切到要考虑为打击腐败而实行变革的程度吗?在《环球》和宋鲁郑看来,究竟还要让腐败发展到何种程度才能大张旗鼓地以改革促进反腐败工作的有效实施呢?

在这个问题上,宋鲁郑与《环球》的论调是一致的,请看《环球时报》说:“反腐败不完全是能够‘反’出来的,也不完全是能够‘改’出来的,它同时需要‘发展’帮助解决。”宋鲁郑则应和道:“也许中国可供选择的路径只能是进一步加大现有方式的反腐力度,增大腐败的成本,尽可能的遏制腐败,同时加快经济的发展,为全面建立制度性反腐创造物质条件”。

请问宋鲁郑,“全面建立制度性反腐”需要怎样的“物质条件”?能写篇文章详细论述一下吗?我国的物质条件还不够吗?我国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吗?只要强化反腐,只要公务员能多勤政廉洁而不腐败或少腐败,把“三公消费”(最多一年可达9000亿)拿出一部分来提高公务员待遇恐怕就足够了。“全面建立制度性反腐”究竟需要怎样的“物质条件”?《环球》所说的“需要发展帮助解决”其具体含义何在?与反腐败如何联系起来?别尽说虚的空的忽悠老百姓好不好?

既然《环球》和宋氏表面上也都赞同反腐败,为何不提最大限度地打击和遏制腐败,而要提出什么把腐败“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请问什么程度是“民众允许”的呢?由此可见他们的赞同反腐败仅仅是虚晃一枪掩人耳目的表面说辞而已。

五、宋鲁郑为《环球时报》的苍白辩护

宋鲁郑在《财产申报制离中国还有多远?》一文开头开宗明义即表明是为《环球时报》辩护的。然而辩护非常苍白无力不值一驳。这里稍稍提及即可。

宋文开头说《环球时报》那篇社评“不过是承认反腐败是持久战,非一朝一夕所能决,更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对此举国上下应该有必要的心理准备”(绝口不提环球的这一言论:“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请问宋鲁郑,有谁幼稚到要将腐败问题“一朝一夕解决”?有谁要简单到“毕其功于一役”?如果有,请举出例证。自己设立一个假想的论敌,然后搜寻炮弹打击,于是便可兜售自己的谬论,这就是他们的诡辩伎俩。

宋鲁郑接着断章取义:“更何况《环球时报》同时还提出:‘官方必须以减少腐败作为吏治的最大目标’,‘民间须坚决加强舆论监督,提高官方推进反腐败的动力’,‘反腐败确应成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所要解决的头号问题’。这哪里有为腐败辩护的味道?”——没看过《环球》该文的真的会被忽悠了,会觉得《环球》说得没错啊?但仔细看过该文的就会清楚地记得,在上文几乎每一个对反腐败肯定的表述后面,大多紧跟着“但是、然而、而、不过”这些转折词,谁都知道,在那些转折词后面才是说话人表述的重点。对这些,网民和央视网社论、《中国青年报》评论批判得很多了,无须笔者举例和重述了。宋鲁郑的辩护只能糊弄低水平的小学毕业生。

六、结 语

中共十七大报告指出:“坚决惩治和有效预防腐败,关系人心向背和党的生死存亡,是党必须始终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务。”而宋鲁郑却针锋相对,把与腐败“妥协”提高到巩固执政党“执政合法性”的高度来阐述,宣示如果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将危及执政党“执政的合法性”,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这样的“真话”是爱党还是害党?这样的所谓“真话”是否符合逻辑?

胡锦涛总书记说:“对任何腐败分子,都必须依法严惩,决不姑息!”宣称执政党与腐败水火不容。《环球时报》却说“关键是把腐败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这家党报竟然与他的总书记干上了,我们不知道宣示“讲真话”的《环球时报》作为党报意欲何为?

宣称党即是“国”而又非常“爱国”的宋鲁郑,鼓吹“允许适度腐败”的《环球时报》,他们笃信“国家至上主义”,而他们心目中的“国”究竟是什么?他们的宣示和逻辑证明,他们其实并不真正爱为人民服务的党,也不爱人民之中国,他们爱的是“党国”(权力和地位),因为是“党国”给了他们一切。如真正爱人民之中国、爱为人民服务的执政党,就应当为割除腐败毒瘤出谋划策鼓与呼——正如为给所爱之亲人治病,如果不治必死,治疗可能有救但会有风险,请问,为了爱,为了拯救亲人,是努力医治还是任其等死?

《环球》的视野自然是“环球”,宋鲁郑的视野恐怕常常要关注从法国引进一些什么项目参加点什么签字仪式,某地方政府部门将会对他这个常务理事刮目想看奉为上宾。他们心目中那个“党国”的稳定和强大将带给他们这些既得利益者无限的荣耀,他们最害怕改革触动既得利益集团,因为这与他们本身切切相关,而在他们宣传谬论长久了以后,也逐渐会在潜意识中认定自己宣扬的确实是“真话”、“真理”了。否则宋鲁郑和《环球》就不会如此“另类”。至于人民之中国真正的强大和可持续的良性发展、科学发展,中国人民尤其是底层百姓的疾苦是不会在他们视野中的,不信可以纵观一下他们所写的全部文字。那才是他们的逻辑。□

2012.6.7.    

【附 录】

1、本文所指“适度腐败论”是对《环球时报》如下论述的概括:

“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而要做到这一点对中国来说尤其困难。……”【本博提示:怎样的“程度”是“民众允许”的?人民的血汗被鲸吞,还要在观念上“允许”?】

“民间须坚决加强舆论监督,提高官方推进反腐败的动力。但民间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国无法在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的现实性和客观性,不举国一起坠入痛苦的迷茫。”【本博提示:《环球》呼吁民众“理解”,不要坠入“痛苦的迷茫”;在这里《环球》用了“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这一障眼术——有谁会幼稚到希望“彻底压制”腐败呢?我们希望的仅仅是有效遏制和尽最大可能减少腐败而已。】

“然而我们认为,反腐败不完全是能够‘反’出来的,也不完全是能够‘改’出来的,它同时需要‘发展’帮助解决。它既是腐败官员自身的问题,也是制度的问题,但又不仅仅是。它还是中国社会‘综合发展水平’的问题。”【本博提示:《环球》在这里变相否定“反腐败”和“改革”的积极作用。我们不懂,《环球》在这里强调的“发展”其内涵究竟包括一些什么?它与反腐败是怎样相联系的?】

2、宋鲁郑简介(来自百度)

宋鲁郑,祖籍山东。1969年出生于河南郑州。1993年获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学士文凭。至1999年工作于山东滨州发展与改革委员会。1999年被评为滨州第一届青年藏书家。2000年赴法。获里尔高商硕士学历。现任旅法山东同乡会副会长、巴黎文化沙龙秘书长、旅法中国同学会副会长、山东省海外交流协会常务理事、法国《欧洲时报》时事撰稿人。在西方国家抨击中国此起彼伏的喧嚣中,这位旅居法国、不拿国家俸禄、本职为商人的宋鲁郑,凭着对中国天然的热爱和对中国未来的信心,每天都挤出时间敲击键盘,以几乎一天一篇文章的速度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时事评论,纠正对中国的偏见,回击对中国的指责,介绍中国的发展进步。但他几乎每天一篇(最多3篇)写数千字的博文,且基本“原创”,有人怀疑他无法“经商”,不知以何为生……

【参考文献索引链接】

1、环球时报:请允许我适度操你大爷(网文标题不雅,正文严肃)

2、“央视网”社论:反腐工作就应采取零容忍的态度(5月31日)

3、中国青年报:舍制度和民主之外,反腐无解

4、应学俊:《环球时报》主编必须认真反思

5、“适度腐败论”之海外粉丝捧场质疑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