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主编必须认真反思
2012-06-04 13:05:49
  • 0
  • 1
  • 1278
  • 0

《环球时报》主编必须认真反思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在发生重大事件后进行反思从来都是必须的。今年3月15日温家宝总理代表中央在中外媒体记者会上曾就重庆事件要求有关地方必须认真反思,吸取教训。而今年5月下旬以来在十八大召开前夕《环球时报》整出一串“媒介事件”混淆是非,搅乱思想,引起网民极大愤慨和媒介“论战”,《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先生难道不应认真反思汲取教训乃至向受众道歉?

5月下旬10天内,《环球时报》干了两件在国内外“响动”很大影响也很坏的事情,一是擅自转发境外未经证实的传闻《港媒传王××或下月被起诉××罪,审理在××举行》,扰乱视听,忽悠小民,群议纷纷;二是该报在刘志军案件启动查处时,发表社评散布谬论:提出将腐败“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民间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国无法在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的现实性和客观性”之谬论(实质就是蛊惑“允许中国适度腐败,民众应理解”),误导舆论,搅乱思想,掀起网民和媒体的“论战”。

第一件事,《环球》以“谣传”见报,干扰“王薄谷案件”的审理,但主编胡锡进联手网管,紧急屏蔽灭火,最后不了了之,既不向媒体受众说明、道歉,也无人问责。

第二件事情玩大了也玩砸了,作为《人民日报》旗下的媒体,《环球时报》发表社评为腐败张目,白纸黑字,众目睽睽,全国质疑纷起,网评如潮,有人愤激地质问:“这是一帮什么人在办党报”?

但主编胡锡进先生非等闲之辈,他指挥若定,兵来将挡,打出了一套“组合拳”:先是故伎重演悄悄将环球网上已发表社评的题目《要允许中国适度腐败,民众应理解》改回去与纸媒发表的标题一致《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玩了个川剧“变脸”的把戏(尽管改得很快,但无奈“百度快照”已将其“照”了下来)接着贼喊捉贼,兴师问罪,说腾讯网转载是“恶意篡改”“误导舆论”,胡主编亲自出马“严正交涉”要人家道歉。腾讯网面对“庞然”大报的威严自叹无力抗拒,只好敷衍两句公开“致歉”,《环球》立即乘胜追击,发表《从腾讯向环球时报道歉谈起》的署名文章……

当该报揪住腾讯穷追猛打以回击涌动的舆论批评后“得胜回朝”时,当天下午5时,一篇《环球时报:请允许我适度操你大爷》的原创博客引起更大舆论风波。愤激之下,该文标题弄出了不雅文字自然不值得提倡,但文章还是严肃理性的。其实即使用《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为题还是欲盖弥彰、换汤不换药,正文的观点和内容不会因为标题的不同而变化。《环球时报:请允许我适度操你大爷》一文激愤地对《环球时报》为腐败官员“寻求一方可以庇护的空间”和可以“脱罪的空间”表示愤怒谴责;还有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允许中国适度腐败’就是蛊惑民众对腐败麻木”。这些都道出了国人大多数的心声。

环球网-人民网

这个“媒介事件”以惊人的速度延烧,尽管腾讯网含冤“道歉”,但国家其它主流媒介出于社会责任“以正视听”,立即发文明确表态:

“央视网”在5月31日晨7时发布社论《反腐工作就应采取零容忍的态度》(网评246期)对《环球》进行严厉批驳。社论指出:“‘民众允许’,这是一个极为模糊的概念,腐败不能简单量化,反腐败不能讨价还价……一旦模糊了这个原则,反腐的意义将不复存在。”央视社论在结尾处针锋相对、一针见血地指出:“对腐败零容忍也未必能够杜绝腐败,一旦容忍腐败,腐败必然泛滥。”

紧随其后,6月1日《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曹林在评论版头条以《舍制度和民主之外,反腐无解》为题,直接点名《环球时报》并提出旗帜鲜明的强烈质疑。曹林首先对《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交涉腾讯网指责其“断章取义”并要对方道歉“很不认同”,接着指出那句“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不过是“粉饰于其观点之表的文字游戏,究其实质所指,正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宽容腐败论’”。

群议纷扰,论战犹酣,胡主编有些招架不住了——《新快报》以“《环球时报》与《中国青年报》等媒体掀论战”为题,迅速披露了胡锡进的回应。胡主编在微博中表示:“《中国青年报》猛烈抨击《环球时报》,这样不好,背离了报纸不相互攻击的行业道德。”胡锡进主编希望不要“相煎何太急”。

胡锡进前面说过,胡先生善于“变脸”:对腾讯网是威逼道歉、对“人民网”等多家官媒同样“篡改”标题则缄默不语、对网民的“拍砖”置之不理、而对“同行”谴责则是埋怨规劝,嘴脸各不相同,但万“变”不离其宗:胡主编软顶硬抗,就是没有丝毫承认错误的诚意。入夏的北京已十分炎热,报社空调凉爽、沙发柔软,胡主编是不是需要躺下身段,对近期引发的几起“媒介事件”从以下几个方面作“认真的反思”?

第一,胡主编的办报指导思想需要认真反思

胡主编“勇敢”尝试抢发新闻、制造轰动效应的编辑“技巧”,其用意姑且不议,但肢解境外《南华早报》新闻,散布《港媒传王××或下月被起诉叛国罪,审理将在××举行》的信息,新华社、人民网、政府网等主流媒体包括新闻“第一窗口”中央电视台毫无呼应佐证,这个“独家披露”是不是把“资产阶级”媒介“博眼球”的“新闻功利主义”学“歪”了?

你们发此信息后悄悄撤下,联手网管手忙脚乱地屏蔽,但《环球时报》已发表并公开发行。既然是党报就应该对党对全民负责,《环球时报》如此出尔反尔,胡主编是否应勇敢站出来公开认错?你们一再宣传不要轻信敌对势力谣传,要“不动摇、不信谣、不传谣……”现在你们《环球时报》随意转发境外敏感而未经证实的传闻,是不是胡主编打了自己的嘴巴?这难道不应当认真检讨、道歉?如果无错,为何要屏蔽、删除该报道?

第二,胡主编的“人格底线”需要认真反思

胡锡进先生是搞新闻业务的,他应该懂得,新闻标题制作属于编辑艺术,也是编辑的权利,在不改动正文原文的前提下,既可以使用原文的标题,也可以提炼具有新闻性的某些观点或事实重新制作标题,这同“断章取义”毫无关系。《环球时报》转发香港《南华早报》关于“王薄谷案件”新闻,对其内容就有所取舍、题目也完全更改;腾讯摘取出《环球》社评的“精华观点”制作标题,是编辑工作的常规做法,更何况“环球网”自家和“人民网”中国临夏网、青岛传媒网等官媒也都以《允许中国适度腐败,民众应理解》类似标题发布了该文(见上图)。这种不一而同的“篡改”说明了什么,是一目了然的。

现在,胡主编先悄悄把题目改回去了,再回过头、脸一变、反咬一口,说别人“恶意篡改”施展“现代妖魔化术”,又是发声明,又是“严正交涉”逼人道歉——恕笔者直言,在威逼腾讯“道歉”这件事情上,胡编辑不仅很不厚道,其所为倒真有点儿“现代妖魔化术”的味道;而对“人民网”等媒体同样的做法只字不提,则更突显《环球时报》主编的人格缺损。《环球》在《从腾讯向环球时报道歉谈起》一文中奚落腾讯突破了“人格底线”,我们认为,胡主编如此出尔反尔、贼喊捉贼,倒真是早就把“人格底线”丢到九霄云外了!但愿胡主编在认真反思后有勇气实事求是地向腾讯道歉,把那根“人格底线”捡回来。

第三,胡主编对媒介批评的态度需要认真反思

媒介批评是一种社会评价,胡锡进主编作为社会“名人”更有义务倾听各种评价。但是,我们发现在胡主编身上存在着“自恋”甚至“自媚”的倾向,所以很脆弱,批评不得,这就地把自己置于媒介批评的对立面。

胡锡进在本文上述两个“媒介事件”中错误明显,有目共睹,无可回避,应该承担责任,汲取教训,但是胡主编采用的是掩盖、推脱、构陷、栽赃,可谓手法卑劣。比如对待《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曹林的批评,说人家“背离了报纸不相互攻击的行业道德”,是“相煎何太急”。曹林为了挽回《环球》错误言论的社会影响,为腾讯说了几句公道话,怎么就不“道德”、就“相煎何太急”了呢?难道为了所谓“行业道德”就可以不坚持原则和正确的价值观?任由其它媒介散布谬论而装聋作哑就是媒介的“行业道德”?胡编辑自然有反批评的权利,但不从《中国青年报》所发评论的正确与否本身出发却以“不互相攻击”的“行业道德”论之,这是不是在倡导另一种不问是非只能互相庇护的媒介“潜规则”?

媒介批评是对一切媒介人物进行人格评价的试金石。胡主编处理近10天发生的两个“媒介事件”的种种作为,恰恰暴露了他并不完善的人格和不太光明的灵魂。

第四,胡主编需要对“社评”出笼的操作过程认真反思

社论、社评是媒介的旗帜,应该接受媒介意志的监督。它的产生不应有浓厚的个人色彩(伟人毛泽东修改或撰写社论姑且不论)。那么《环球时报》社评是怎么产生的呢?我们去年7月有幸在网上看到了胡主编大作:《〈环球时报〉社评是怎么写出来》。纵观它的“操作机制”有两个“环节”泄露“天机”:

一是我们知道了《环球时报》“社评”深一句浅一句包括“允许适度腐败”……等是来自胡锡进的口授,胡主编大有“胸中自有雄兵百万”气度,那些无厘头的“口授”大有替代“党的喉舌”的绝对权威的架势;

二是胡主编在《〈环球时报〉社评是怎么写出来》一文中不厌其详地开列出崔之元、张维为、杨帆、汪晖等近百名专家学者名单,说他们是咨询对象、“第一读者”,但这显然难避拉大旗作虎皮之嫌,那种所谓靠打打电话的“咨询”能起什么作用是可想而知的,但开列这么个“专家学者群体”却可以给胡大主编作挡箭牌。这样,胡锡进的“口授”就可以口无遮拦,而且别人必须“正确理解”,不敢轻易置疑,否则逼你“道歉”。细想想,这主意也是很有“创意”的。

但蹊跷的是,最近发生的两起媒介事件闹的沸沸扬扬,百位专家均作壁上观,似乎未见专家学者队伍中有人站出来为胡主编“背黑锅”或“仗义执言”说点什么,这似乎有点让胡主编难堪。所以胡锡进先生必须反思,否则,继续像这样以个人意志代替媒介意志、政府意志的做法,还会弄出更多“祸从口出”的媒介事件,搅得烽烟四起,难以收场。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常弄出这样一种局面,恐怕未必合适。难道胡主编不需要好好反思一下?

至于《环球时报》宣扬的“适度腐败论”已经不需要笔者批评了,因为“央视网”及时发表的社论和《中国青年报》的评论都已经从逻辑、理论和实践结合以及法治常理的层面做了鞭辟入里的剖析和批判,那是很到位的,更不用说无数网民的口诛笔伐。这当然更是需要胡主编好好反思的了。□

2012.6.4.    

【参考文献索引链接】

1、《环球时报》散布“容忍适度腐败”论无人监管?

2、环球时报:请允许我适度操你大爷(网文)

3、《环球时报》为何传播境外“传闻”?

4、央视网社论:反腐工作就应采取零容忍的态度(5月31日)

5、中国青年报:舍制度和民主之外,反腐无解

6、中国临夏网、青岛传媒网、珠江新闻网等官媒发表环球社评不约而同“篡改”标题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